(转载湖南高速公路网)独运匠心筑基“三湘第一跨” ——南益高速南洞庭大桥前期建设纪实
浏览人数:  发布时间:2016-11-25 14:48:58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                   

同理,世上没有两座相同的大桥,每一座大桥丰碑,都是建设者们智慧与汗水的结晶,成功不可复制。 ——代题记

新湖南,新格局。

洞庭湖生态经济圈方兴未艾,环洞庭湖大道建设如火如荼。南洞庭大桥,南益高速上的关键,在这里更是有一股湖南的力量在崛起、在绽放。

南洞庭大桥,跨越澧水,450米跨径的斜拉桥被誉为“三湘第一跨”。经过前期施工,54根主桥桩基,钻深在120米,根根都是Ⅰ类桩的检测结果可以证实:

此刻奋战在南洞庭大桥的“路桥湘军”及现场场景已融入洞庭秋色,成为那一抹最亮丽的风景。他们正以匠人的智慧醮着汗水,为建好“三湘第一跨”大桥每一步都是稳健迈出,胜券在握的基础施工为大桥建成奠定了坚实基础。

                         高规格  布阵屯兵南洞庭

450米跨径、斜拉桥、洞庭湖区地质地貌、单根桩基长100多米及砼浇筑方量达520方……

这些数据显示,南洞庭大桥施工难度、科技攻关都很有份量,绝对不是简单复制哪一座桥的施工经验就可以轻易成功。

湖南路桥集团中标南洞庭大桥后,一支高素质的“领导小组、专家顾问组、项目经理部”为一体的管理团队高效组建。以项目经理部为管理主体,以集团领导小组为资源保证,以专家顾问组为技术支撑后盾,集全司之智,举全司之力,从战略上开始就重视“南洞庭大桥施工” 这一战役。

项目部阵容更是以视桥梁为事业、具备多座大桥建设经验的项目经理夏雨成担任“前线总指挥”,项目常务副经理、总工、副总工个个都由具备特大桥建设经验的高级工程师来担任,项目副经理兼任工区长等,从组织上、技术上、管理上及资源配置上都有保障,不容半点闪失、不留半点缺陷。

如此规格,一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阵容在项目开工之际就已悄然布下。

“用心、细心、精心”理念同时播下。

                                   出高招  固本强基显匠心

7-10天成孔1个、10小时浇桩1根,54根主桥桩基钻深在120米、直径2.5米,根根都是Ⅰ类桩……

实际施工就是这样顺利吗?在这样厚覆盖层地质条件下,大直径超长桩基能如此高效成桩施工,他们自有高招。

每一根桩基的施工过程,不是上一根桩基施工的简单复制,只因地底下的地质千差万别。

为防止垮孔,护筒跟进、调整泥浆指数这些措施决定着成孔的胜算。一个班接一个班,在造浆池、回浆池里不厌其烦取样检测,看似简单的数据里藏着大乾坤。为提高钻进速度,35号墩工区长曹阳在刮刀钻上下狠功,调整刀片的间隔,破解了糊钻的难题,有效提高了效率。

为保证钻孔垂直度,加载在钻杆上的扶正器成为了主桥桩基施工的硬性要求。为此,夏雨成在一次巡回检查中,发现扶正器没有按要求装上,他当即下令提起钻杆返回检查,直到按要求装上扶正器后才继续施工,为确保钻孔质量加上一道“紧箍咒”。为保证钢筋笼的接头质量,螺纹套筒里的钢筋要求实现无缝对接,36号墩工区长谢飞腾为了一个套筒里的5mm间隙返工、重拆、重装,“细节决定成败”在5mm这样微不足道的数据里被锱铢必较。

为检测成孔、成桩质量,项目部更是花费20多万添置了成孔检测仪、成桩检测仪,逐一检测、反复排查每根桩基,以数据说话,不容许“大概加估计”蒙混过关,看得见的数据里裹着良心。其实,主桥的桩基础在覆盖层下100多米深,看不见摸不着,典型的隐蔽工程。万丈高楼平地起,越是基础隐蔽工程,项目部越是如此重视。

                                    道行高  倔强坚持终认可

建特大桥,赢在组织。施工组织体现着指挥者的盘算能力,全局一盘棋,道行高者胜。

在南洞庭大桥,主墩施工平台“高大上”的布局,由被质疑到“看好”、“实用”、“划算”的认可,只有真正心中有“桥”概念的人才敢如此布局。

如果说三国里的“火烧赤壁”失败的关键在于曹营战船首尾连接成整体,那么南洞庭大桥的主墩施工平台却是循此法而逆袭成功。

在以往的水中墩平台施工中,常规方案的弊端是平台上的大型吊装施工只能通过浮吊等水上吊装设备,吊点受到限制,另外还需额外增加2艘材料存放船只费用,施工人员在上面作业安全难以保障。

为此,项目部展开头脑风暴,试图充分利用现有技术工艺和设备材料,对钻孔平台进行一次重大革新。

“钻孔平台+龙门吊”方案横空出世。该方案设计加宽钻孔区域两侧作为施工环道,并在平台上安装100吨龙门吊。在平台上装上龙门吊后,可以通过龙门吊和平台上的汽车吊等吊装设备进行施工,增加的吊点对施工进度极有利。

平台搭建过程中,项目部充分考虑了河床的冲刷深度,合理设置平台钢管桩的埋置深度,以提高钢平台的抗水平力能力。

历经4个月,最终建成的36号主墩平台面积约5000平方米稳稳矗立。这样的钻孔平台,通盘考虑了后期承台、塔柱施工、材料堆放及运输的需要,施工成本却没有因此增加,反而大大缩短了工期——时间成本与财务成本同样重要。

在混凝土的运输组织上,项目部创新推出的“水上船舶运输混凝土”方案,同样保证了混凝土品质,还算出了一本经济账。

早在制定《总体施工组织设计》时,项目部就否定了建设水上混凝土搅拌站的传统方案。因工程规模庞大,至少需要两套水上搅拌站,成本甚高,更重要的是,水上搅拌站产生的废弃物直接排入澧水,并注入洞庭湖,将对环境的造成极大的污染。但对于水中墩的建设,这似乎又是唯一的方案。

据此,项目经理夏雨成创造性地提出了水上船舶运输混凝土的方案。质疑与创新总是相伴相生,船舶运输混凝土在国内的工程项目中使用较少,几乎没有经验可借鉴,该方案是否行得通?成本多少?工期又有多长?为此,夏雨成拿着具体方案逐一说服大家:水上船舶运输混凝土的费用主要产生于运输船、驳船的租赁费和砼旋转罐设备费,在成本上并不会有过大的压力。

但是在技术上,新方案真的可以实现吗?如果不实践,这个疑问恐怕永远也得不到解答。最终,夏雨成顶着压力,力排众议敲定了这个方案。

在今天的现场,可以看到3艘各装有2个砼罐的运输船,有条不紊地轮番往返于35、36号主墩施工现场,由岸上一套混凝土生产系统予以保障。

新方案相对传统方案节约了230多万元成本,有效减少项目前期的资金压力。脆弱的洞庭水质也得以保护,既有“绿水青山”又有“金山银山”的水上砼运输方案最终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灵秀的湖面,娴静的苇荡……南洞庭这个美丽的水乡泽国,依旧如从前一般,静静地,不被打扰。

                            敢创新         钢管锁口解难题

36号主墩覆盖层厚20多米的地质条件下,如果按常规工艺,下双壁钢围堰或钢板桩围堰,其难度、其风险,行业内人士可想而知。

36号主墩承台施工中,项目部通过计算,没有简单复制常规施工工艺,而是选择了最优的锁口钢管桩和内撑围檩结构形式,以保证承台大体积砼施工顺利进行。通过调整锁口钢管桩插打、内撑及围檩安装等施工措施,减少安装、拆卸难度,并为承台及塔座施工保留空间,节约了材料,保证了工期。这一工艺既是湖南路桥的首创,而且从安全、质量、高效及经济的角度进行了充分考虑。

2016年8月16日上午,南洞庭大桥36号主墩锁口钢管桩围堰顺利合龙,庆祝的鞭炮声和振动锤的轰鸣声响彻了整个南洞庭大桥的上空。从6月15日打入钢围堰第一根锁口钢管桩插打后,短短2个月,174根锁口钢管桩已稳固地插在了澧水河河床之中。

“36号主墩承台封底不是水下砼封底,安全高效,质量有保障。”项目经理夏雨成自信满满地先容,将采取干法浇筑承台封底混凝土,做到结构安全零风险、施工组织零压力,8000余方的承台浇筑完全有保障。可以说,“三湘第一跨”的基础施工胜券在握,大家的施工也将由“地下工作”转入“地上工作”,为后续的塔柱施工、上构施工奠定了坚实基础。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

生产经营

(转载湖南高速公路网)独运匠心筑基“三湘第一跨” ——南益高速南洞庭大桥前期建设纪实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                   

同理,世上没有两座相同的大桥,每一座大桥丰碑,都是建设者们智慧与汗水的结晶,成功不可复制。 ——代题记

新湖南,新格局。

洞庭湖生态经济圈方兴未艾,环洞庭湖大道建设如火如荼。南洞庭大桥,南益高速上的关键,在这里更是有一股湖南的力量在崛起、在绽放。

南洞庭大桥,跨越澧水,450米跨径的斜拉桥被誉为“三湘第一跨”。经过前期施工,54根主桥桩基,钻深在120米,根根都是Ⅰ类桩的检测结果可以证实:

此刻奋战在南洞庭大桥的“路桥湘军”及现场场景已融入洞庭秋色,成为那一抹最亮丽的风景。他们正以匠人的智慧醮着汗水,为建好“三湘第一跨”大桥每一步都是稳健迈出,胜券在握的基础施工为大桥建成奠定了坚实基础。

                         高规格  布阵屯兵南洞庭

450米跨径、斜拉桥、洞庭湖区地质地貌、单根桩基长100多米及砼浇筑方量达520方……

这些数据显示,南洞庭大桥施工难度、科技攻关都很有份量,绝对不是简单复制哪一座桥的施工经验就可以轻易成功。

湖南路桥集团中标南洞庭大桥后,一支高素质的“领导小组、专家顾问组、项目经理部”为一体的管理团队高效组建。以项目经理部为管理主体,以集团领导小组为资源保证,以专家顾问组为技术支撑后盾,集全司之智,举全司之力,从战略上开始就重视“南洞庭大桥施工” 这一战役。

项目部阵容更是以视桥梁为事业、具备多座大桥建设经验的项目经理夏雨成担任“前线总指挥”,项目常务副经理、总工、副总工个个都由具备特大桥建设经验的高级工程师来担任,项目副经理兼任工区长等,从组织上、技术上、管理上及资源配置上都有保障,不容半点闪失、不留半点缺陷。

如此规格,一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阵容在项目开工之际就已悄然布下。

“用心、细心、精心”理念同时播下。

                                   出高招  固本强基显匠心

7-10天成孔1个、10小时浇桩1根,54根主桥桩基钻深在120米、直径2.5米,根根都是Ⅰ类桩……

实际施工就是这样顺利吗?在这样厚覆盖层地质条件下,大直径超长桩基能如此高效成桩施工,他们自有高招。

每一根桩基的施工过程,不是上一根桩基施工的简单复制,只因地底下的地质千差万别。

为防止垮孔,护筒跟进、调整泥浆指数这些措施决定着成孔的胜算。一个班接一个班,在造浆池、回浆池里不厌其烦取样检测,看似简单的数据里藏着大乾坤。为提高钻进速度,35号墩工区长曹阳在刮刀钻上下狠功,调整刀片的间隔,破解了糊钻的难题,有效提高了效率。

为保证钻孔垂直度,加载在钻杆上的扶正器成为了主桥桩基施工的硬性要求。为此,夏雨成在一次巡回检查中,发现扶正器没有按要求装上,他当即下令提起钻杆返回检查,直到按要求装上扶正器后才继续施工,为确保钻孔质量加上一道“紧箍咒”。为保证钢筋笼的接头质量,螺纹套筒里的钢筋要求实现无缝对接,36号墩工区长谢飞腾为了一个套筒里的5mm间隙返工、重拆、重装,“细节决定成败”在5mm这样微不足道的数据里被锱铢必较。

为检测成孔、成桩质量,项目部更是花费20多万添置了成孔检测仪、成桩检测仪,逐一检测、反复排查每根桩基,以数据说话,不容许“大概加估计”蒙混过关,看得见的数据里裹着良心。其实,主桥的桩基础在覆盖层下100多米深,看不见摸不着,典型的隐蔽工程。万丈高楼平地起,越是基础隐蔽工程,项目部越是如此重视。

                                    道行高  倔强坚持终认可

建特大桥,赢在组织。施工组织体现着指挥者的盘算能力,全局一盘棋,道行高者胜。

在南洞庭大桥,主墩施工平台“高大上”的布局,由被质疑到“看好”、“实用”、“划算”的认可,只有真正心中有“桥”概念的人才敢如此布局。

如果说三国里的“火烧赤壁”失败的关键在于曹营战船首尾连接成整体,那么南洞庭大桥的主墩施工平台却是循此法而逆袭成功。

在以往的水中墩平台施工中,常规方案的弊端是平台上的大型吊装施工只能通过浮吊等水上吊装设备,吊点受到限制,另外还需额外增加2艘材料存放船只费用,施工人员在上面作业安全难以保障。

为此,项目部展开头脑风暴,试图充分利用现有技术工艺和设备材料,对钻孔平台进行一次重大革新。

“钻孔平台+龙门吊”方案横空出世。该方案设计加宽钻孔区域两侧作为施工环道,并在平台上安装100吨龙门吊。在平台上装上龙门吊后,可以通过龙门吊和平台上的汽车吊等吊装设备进行施工,增加的吊点对施工进度极有利。

平台搭建过程中,项目部充分考虑了河床的冲刷深度,合理设置平台钢管桩的埋置深度,以提高钢平台的抗水平力能力。

历经4个月,最终建成的36号主墩平台面积约5000平方米稳稳矗立。这样的钻孔平台,通盘考虑了后期承台、塔柱施工、材料堆放及运输的需要,施工成本却没有因此增加,反而大大缩短了工期——时间成本与财务成本同样重要。

在混凝土的运输组织上,项目部创新推出的“水上船舶运输混凝土”方案,同样保证了混凝土品质,还算出了一本经济账。

早在制定《总体施工组织设计》时,项目部就否定了建设水上混凝土搅拌站的传统方案。因工程规模庞大,至少需要两套水上搅拌站,成本甚高,更重要的是,水上搅拌站产生的废弃物直接排入澧水,并注入洞庭湖,将对环境的造成极大的污染。但对于水中墩的建设,这似乎又是唯一的方案。

据此,项目经理夏雨成创造性地提出了水上船舶运输混凝土的方案。质疑与创新总是相伴相生,船舶运输混凝土在国内的工程项目中使用较少,几乎没有经验可借鉴,该方案是否行得通?成本多少?工期又有多长?为此,夏雨成拿着具体方案逐一说服大家:水上船舶运输混凝土的费用主要产生于运输船、驳船的租赁费和砼旋转罐设备费,在成本上并不会有过大的压力。

但是在技术上,新方案真的可以实现吗?如果不实践,这个疑问恐怕永远也得不到解答。最终,夏雨成顶着压力,力排众议敲定了这个方案。

在今天的现场,可以看到3艘各装有2个砼罐的运输船,有条不紊地轮番往返于35、36号主墩施工现场,由岸上一套混凝土生产系统予以保障。

新方案相对传统方案节约了230多万元成本,有效减少项目前期的资金压力。脆弱的洞庭水质也得以保护,既有“绿水青山”又有“金山银山”的水上砼运输方案最终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灵秀的湖面,娴静的苇荡……南洞庭这个美丽的水乡泽国,依旧如从前一般,静静地,不被打扰。

                            敢创新         钢管锁口解难题

36号主墩覆盖层厚20多米的地质条件下,如果按常规工艺,下双壁钢围堰或钢板桩围堰,其难度、其风险,行业内人士可想而知。

36号主墩承台施工中,项目部通过计算,没有简单复制常规施工工艺,而是选择了最优的锁口钢管桩和内撑围檩结构形式,以保证承台大体积砼施工顺利进行。通过调整锁口钢管桩插打、内撑及围檩安装等施工措施,减少安装、拆卸难度,并为承台及塔座施工保留空间,节约了材料,保证了工期。这一工艺既是湖南路桥的首创,而且从安全、质量、高效及经济的角度进行了充分考虑。

2016年8月16日上午,南洞庭大桥36号主墩锁口钢管桩围堰顺利合龙,庆祝的鞭炮声和振动锤的轰鸣声响彻了整个南洞庭大桥的上空。从6月15日打入钢围堰第一根锁口钢管桩插打后,短短2个月,174根锁口钢管桩已稳固地插在了澧水河河床之中。

“36号主墩承台封底不是水下砼封底,安全高效,质量有保障。”项目经理夏雨成自信满满地先容,将采取干法浇筑承台封底混凝土,做到结构安全零风险、施工组织零压力,8000余方的承台浇筑完全有保障。可以说,“三湘第一跨”的基础施工胜券在握,大家的施工也将由“地下工作”转入“地上工作”,为后续的塔柱施工、上构施工奠定了坚实基础。

上一篇: 通达企业顺利通过试验检测资质换证复评审
下一篇:(转载新湖南客户端)大岳高速洞庭湖大桥“潇湘琴韵”雏形初现 返回列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