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66.com_澳门新萄京娱乐场_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4,204
  • 关注人气:1,2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92如姬帮小叔偷丈夫兵符怎说清叔嫂没奸情?

(2021-04-29 08:11:21)
www.3066.com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第92章 香消                         1

魏无忌心下一沉。

窃符救赵之事并未外泄,也没告诉侯嬴,他怎么知道本公此行,事关生死?谁走漏了风声?走漏到了什么程度?

是不是我王兄已经察觉,已有密旨下到四门了?

这么想着,魏无忌按捺住心中的着急,走到一个路口右手带了一把缰绳,那马就拐向东面,奔大梁东门去了。

到了东门,侯嬴早已迎候在道边。

魏无忌在马上朝侯嬴拱拱手:

“老先生有何教我?”

侯嬴前所未有地深深一拜道:

“公子此行,吉凶难料,不知公子算清得失否?”

魏无忌疑惑地瞥了侯嬴一眼,听他这话,像是已经知道救赵之事。他抬头看看城门,似乎并没有异常戒备的样子。想想事急,赶紧出大梁要紧。这等千钧一发之际,再追究是谁泄露了天机,怎么泄露了天机,已经毫无意义。

赶紧行事要紧。

心里想着,也不知是腿脚还是身姿有了暗示,那胯下坐骑有灵性,突然就猛地向前一蹿,早已从侯嬴身边冲了过去。

魏无忌使劲带住缰绳,四下扫一眼,并无闲杂人等,便回头应答一句:

“存魏救赵,其余得失,本公子在所不惜。”

侯嬴闻言,朝着魏无忌的马屁股躬身施礼,不慌不忙道:

“既如此,老朽多言无益。老朽年迈,实难追随。然公子行得匆忙,忘了一件宝物,老朽替公子备下了。”

魏无忌已经冲出去很远了,听着背后侯嬴的话飘过来,心下疑惑。兵符在手,佩剑在腰,一干门客文武兼备,我还要什么宝物?

一时又想起当年,侯嬴出谋划策,教他名则保身。这老头儿平常没事很少来攀本公子。印象中已经有小一年多没听见过侯嬴这个名字了。这等时候他却装神闹鬼,不可大意。

这么想着,他便使劲勒住马,拨转马头朝侯嬴驰了回来。

侯嬴一直站在路边看着,直到魏无忌策马驰到跟前,他才举起双手,“啪啪啪”拍了三下。随着掌声,朱亥呵呵傻笑着走了出来:

“呵呵公子,我也去。”

魏无忌心里有点失望,也有点不高兴。

我这一动,我王兄很快就会知道,立刻就会派人来追我。就为个朱亥,让我绕这么个大圈,又耽搁这么长时间。

晋鄙手中有十万大军,真要跟秦国打仗,一个杀猪的管什么用?

侯嬴似乎已经从魏无忌的眼神中,读出了他心里的这番话,不紧不慢地回道:

“公子,古人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然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只需一忠心壮士之力耳。”

魏无忌一愣,看看侯嬴,复又看看朱亥。

朱亥又呵呵一笑,撩起衣袖,掏出个大铁椎晃了晃:

“嘿嘿公子,这回保证误不了公子大事。”

话到这个份上,魏无忌也不便再说什么了,便在马上抱拳一揖道:

“多谢老先生周全。无忌告辞。”

说着话,勒马看看东门,复又回身向北看看,拨转马头,就要奔北门而去。却不料被侯嬴几步抢上前去,一把抓住了马龙头:

“公子,老朽夜观星象,天狼星在北,太白星在东,出东门吉利。”

出东门要多绕十多里地。

魏无忌抬头看看,随行的舍人都已经在东门城口等着了,又被侯嬴不由分说牵着马。想问清所以然,又着急怕扯不清。他便没再多言,由着侯嬴牵着马,直送到东门外,这才拱手作别。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2

魏无忌刚一离开公子府,魏王圉就得到了消息。

前阵子魏无忌在王宫门前闹腾了一阵 ,突然没动静了,魏王圉就担心他这足智多谋的兄弟要弄什么鬼。跟着他又得知魏无忌派人去追唐雎没追上,于是魏王圉就派了几个心腹内侍,日夜盯着他这个兄弟,别他闹出什么事来,自己还蒙在鼓里。

闻听魏无忌带着几个家臣火急火燎地奔北门去了,魏王圉就认定他要去找晋鄙。

“来人!”

“奴才在。”

“召郎中令。”

内侍飞也似的把郎中令找来了。

“你,带上二百人出北门去追魏无忌。”

“臣遵旨。启禀吾王,追上了如何处之?”

“叫他回来。”

“公子若是不听臣,如何处之?”

“那就将他押回来。”

“公子若是……”

“若是什么?”

“公子若是武力抵抗?”

“告诉他,这是寡人的谕旨——!”

“可是,若、若公子还是不听?”

魏王圉咬牙切齿低声道:

“杀。”

“啊?”

“啊什么?”

“臣,遵旨。”郎中令后退三步,忍不住又说了句:“臣遵旨。”

在魏王圉身边行走多年,郎中令一直担心会有这一天。一旦兄弟火并,自己夹在中间,怕是难逃一死。

你帮王这是天职,可是王未必能斗得过他这个神通广大的弟弟。帮魏无忌,有悖天理职责,一旦王知道了必死无疑。就算魏无忌谋位成功,也不会给自己好果子。谁会用这等吃里扒外,卖主求荣的人?

所以这些年来,郎中令虽然尽天职,要拍魏王的马屁,但是只要有机会,他都会在魏王圉面前说魏无忌的好话。兄弟不要反目,他才能安泰。

可是如今逃不过去了。

郎中令心惊胆战地出了内廷,招呼人上马去追魏无忌。到了北门,把门监唤来一问,回答说没见信陵侯公出城。

郎中令心下一松,不放心地追问:

“尔若是妄言,就是欺君,罪当夷族!”

门监吓得赶紧跪倒在地:

“卑职不敢。卑职辰时就上岗当班,一直把守城门,未敢有私。确实未见信陵侯公出城。”

郎中令心下一阵欣慰:

“起来吧。如见信陵侯公出城,立刻来宫中报我。”

“卑职遵命。可,可是卑职进不了王宫啊。”

郎中令从一个卫士腰间摘下腰牌,扔在北门门监的跟前:

“拿着这个。”

“卑职谢上官信托。”

郎中令拨马回头,叫一个人先回宫向魏王禀报。为了稳妥起见,他要查明魏无忌的去向。

看着回报魏王的卫士走了,郎中令带着手下人马,将大梁城四主八副十二个城门走一遍,在东门撞见了侯嬴。

侯嬴躬身施礼回道:

“回上官,下官早起当班,确见信陵侯公一行出东门而去。卑职与信陵侯公略有交情,侯公告卑职,是去鹿溪苑驰猎。”

郎中令一听,这差不多。奔河内晋鄙应该走北门,出东门去鹿溪苑驰猎,合理。

他便朝侯嬴挥挥手,拨转马头回王宫向魏王圉报告去了。

可是,小花招只能瞒过一时,瞒不得长远。第二天早上,监视魏无忌的内侍向魏王圉报告,说去驰猎的信陵公子彻夜未归。魏王圉闻报又紧张起来,赶紧又派郎中令带人去鹿溪苑打探。

中午时分郎中令回来了:

“启禀吾王,臣没找到公子无忌。臣向鹿溪苑沿途的住户和官吏打探,皆言未见公子来过。”

“那他上哪儿去啦?”

“臣该死,臣不知。”

魏王圉脑子里一闪,大叫一声:

“如姬!兵符!”

跳起来就往外奔。

郎中令赶紧大喊:

“御辇伺候!”

四下一阵忙乱,几个阉侍用人辇抬着魏王圉,直奔如姬院。进了院几个婢女惊慌上前行礼,却被魏王圉一脚踢翻。

一片惊呼混乱中,魏王圉怒气冲冲,大踏步走到如姬父亲的牌位前,伸手揭开金碗,里面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兵符。

魏王圉大怒:

“把那贱货给我揪来!”

郎中令、阉侍、婢女四下乱找,哪里还找得到如姬的身影。

突然,院中传来一个婢女撕心裂肺的哭喊:

“娘娘!”

众人闻声跑到院中一看,那婢女扒在井台边,脸色煞白,浑身哆嗦,痛哭不已。

魏王圉拨开众人,扒在井边往里一看,只见一只绣花鞋飘在水上,井水还在翻滚波荡,似有人还在水中痛苦地挣扎。

郎中令一看,赶紧大喊:

“快!快去找竹竿绳子,救娘娘一命!”

众人闻声,四下乱窜。

可这王宫娘娘府,哪里找得到这般物件。

忙活半天,等有人从院外找来了一根长竹竿,一段绳子,再看那井里,早已是一汪清水,没了丝毫的动静。

原来,如姬一见魏王圉气哼哼闯进院门,头也不回直奔金碗,知道自己的大限到了。就在魏王圉揭开金碗寻找兵符那功夫,如姬跑出寝室,追着她父亲的冤魂,一头扎进院中的那口御井中,挣扎了一会儿,便香消玉散。

魏王圉大怒,当时就从郎中令腰间“仓啷”一声,拔过佩剑,把眼前的几个婢女一剑一个,一腔鲜血,都砍倒在地。望着那些小女人在地上挣扎呻吟,魏王圉还觉不解气,又使劲戳了几剑,直到一个个婢女都死透了不动了,这才撂下手中满是血迹的佩剑,暴怒大吼:

“传旨!”

“臣在。”

“把这院里的婢女阉侍,全部斩首,一个不留!”

“臣遵旨。”

“现在,立刻!”

“臣遵旨。”

 “大梁闭城戒严,捉拿魏无忌的门客党羽,就地斩首,一个不留。”

“臣遵旨。”

“现在,立刻!”

“臣遵旨。”

魏王圉转身往外走,刚走几步又站定回身:

“把那剑给寡人拿过来。”

“臣遵旨。”

郎中令几步上前,把魏王圉撂在地上的佩剑捡起来,正要拿袍角擦去上面的血迹,魏王圉歇斯底里地怒吼:

“不要擦!”

“臣遵旨。”

郎中令赶紧跪地,双手捧着那带血的佩剑,送到魏王圉跟前。

魏王圉一指郎中令:

“你,拿着这剑,立刻去追魏无忌,见其人立斩之,提头复命。”

“啊?这……”

郎中令稍一犹豫,魏王圉一步上前,一把从郎中令手中夺下佩剑,拿剑指着狠狠问道:

“怎么着?”

郎中令赶紧伏地叩首:

“臣遵旨。臣只是担心吾王与公子,兄弟情深……”

“住口!寡人没这等禽兽不如,大逆不道的奸人兄弟!”

魏王圉把手中带血的佩剑,在郎中令的头上“呼呼”挥舞两下,咬牙切齿道:

“把这奸人给寡人满门抄斩,一个不留,断子绝孙!”

“啊?”

郎中令有些后悔自己刚才那一犹豫。若是立刻提剑走了,没准就没有这满门抄斩的事了。

可是想想也是,你魏无忌也太不是东西了,平时傲慢张扬也就罢了,吾王都忍着你让着你,现在竟然淫乱王妃,还叫王妃背叛夫君,偷吾王的兵符谋反,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真乃自己作死,天不能活。

这么想着,郎中令便趴在地上叩首道:

“臣、臣遵旨。斩首,夷族。”

魏王圉“当啷”一声把那佩剑扔在地上,伸手一指这院落,划拉半圈吼道:

“杀!”

跟随而来的卫士闻旨,便都“仓啷啷”拔剑在手,如狼似虎地奔那手无寸铁的婢女阉侍而去。顷刻间,四下一片惨叫惊呼,跟着是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魏王圉气哼哼一甩衣袖,转身而去。

郎中令不敢怠慢,赶紧回宫点起八百王宫武士,先是包围了魏无忌府宅,眨眼的功夫,就把魏无忌满门两百多口,杀得一干二净。跟着,策马出大梁城北门,奔河内追杀魏无忌。

就在郎中令的马队冲出大梁城北门的一瞬间,王旨下到各门,“轰隆隆”大梁城四主八副十二个城门同时关闭。三千王宫武士如狼似虎般,冲向各个街衢府宅,捉拿魏无忌门客党羽。但凡捉到人说是门客党羽,不由分说,就在豪门家的府宅门前,寻常百姓的场院,还有街市酒肆、匠铺、青楼内,当时就“咔嚓”一剑,立时鲜血四溅,人头落地。

一时间大梁城里,尸横街衢,风声鹤唳,血雨腥风。

 

闭城的王旨下到东门,门监侯嬴心知东窗事发。不一会儿就听街衢上人喊马嘶,鬼哭狼嚎。他登上城楼往城内街衢眺望,只见“哗哗啦啦”,一会儿是马队驰来,一会儿又是卒伍奔去。但凡打头的拿手一指,人马便破门而入,跟着就听卒伍的呵斥,人死前的哀嚎。

“唉!”

侯嬴手拍城垛,叹息一声:

“公子余皆不顾,竟如此惨烈,公子可知否?”

这时,一阵马蹄声冲到东门下,跟着一片吆喝声起:

“门监侯嬴安在?”

“搜!别叫他跑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www.3066.com www.3066.com,澳门新萄京娱乐场,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