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66.com_澳门新萄京娱乐场_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64,805
  • 关注人气:1,2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93魏无忌杀魏将死王妃家破人亡救赵该不该?

(2021-05-05 21:29:39)
www.3066.com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第93章 晋鄙                          1

侯嬴手拍城垛,叹息一声:

“唉!公子余皆不顾,竟如此惨烈,公子可知否?”

这时,一阵马蹄声冲到东门下,跟着一片吆喝声起:

“门监侯嬴安在?”

“搜!别叫他跑了!”

侯嬴伸头一看,武士已经沿着台阶和马道冲上城来,心知难逃一死。望着城中这等杀法,想来一家老小必已殒命,再无牵挂。

这么想着,他便“仓啷”一声拔出腰间的佩剑,“铿”地一声扎在地上,跟着“扑通”一声向北跪倒,朝那远方深深一拜:

“老夫侯嬴,一条贱命,苟活于乱事,跻身于贱徒,不期得魏公子赏识抬举,此生不枉。公子干大事,侯嬴年迈,无力追随,虽死无憾。就此拜辞公子。若上天有眼,能与公子相会九泉,必做鬼还报,决不食言。”

这时候武士已经冲上了城楼。有人一指侯嬴问道:

“尔是何人?门监侯嬴安在?”

侯嬴冲着武士呵呵一笑,伸手拔起地上的佩剑,往脖子上一横道:

“某便是侯嬴。尔等来晚了,老夫魂魄早已追信陵侯公去也。”

说着话,双手一使劲,只见剑身一抖,利刃切肤,只听“刺啦”一声,鲜血四溅。

侯嬴晃一晃,又咧嘴笑一笑,这才一头扑倒,面首向北,一命归西。

 

魏无忌对大梁城中的屠杀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八百王宫武士正飞驰而来,郎中令腰挎带血的佩剑,要取他的人头。故而他也就没感觉到,出东门绕道十几里给他带来了什么好处。

一行人马快,中午时分进了黄池城,找了家驿馆吃完午饭。

魏无忌感觉这地方比大梁安全,跟前的这几个舍人也不会有王兄的细作,故而他就摊开一张地图,一面等着其他人赶来,一面与舍人分析河内的战局。

魏无忌一指武安城道:

“根据各色人等从河内带回来的战报,秦军主力在武安城。长平诸城驻军不多。太原由于离邯郸远,更是只有常规城防,不足挂齿。”

众门客点头称是。

魏无忌接着道:

“楚国人靠不住。”

“主公言之有理。”

“虽说楚王同意发兵救赵,但是楚要救赵,必得穿过韩魏才能到达战场。魏王正与秦王谋击赵,不会让楚军过。韩国担心被楚国假途灭虢,也不会让它过。如何抵达,何时才能抵达,未可知也。且河内鏖战本来就与楚国干系不大,就因赵相一通游说,楚国人就拼死向前,无此可能,故而我等还得自为之。”

“主公所言极是,楚人不可信。”

“主公,是否应该等廉颇发起进攻,我等再动手,方为安全?”

“是也是也,我等魏国人拼死救赵,他廉颇身为赵将,岂有袖手旁观之理?”

“是也是也,如有廉颇夹击,击败秦军方能万无一失。”

魏无忌摆摆手,止住众人议论,一指邯郸南面的邺城道:

“廉颇不会负我。晋鄙现在就在邺城东面二十里扎营。若廉颇南下,则我军从邺城出,至邯郸城南,转道向西出击。叫廉颇从北面的信都夹击,如此最好。这样可以一举插到武安城背后,将王龁秦军全部包围,一举全歼。”

众门客七嘴八舌赞道:

“主公此计甚妙,仆等佩服。”

“不直接增援邯郸,而是插到秦军背后,当年孙膑围魏救赵,不及此也。”

“唉,魏国若能用主公带兵为将,必能北却赵国,西压秦国,并韩国为郡县,令齐国、楚国臣服也。”

“若此次能夺军成功,主公何不带领我等一举而下河内,从此称霸列国矣!”

门客舍人的这话,虽有些马屁不靠谱,但是却正说到魏无忌的心里。

魏无忌何尝没有这样的雄心?又何尝不想实现这样伟大的梦想?而且在他看来,这并非痴人说梦。只可惜王兄心窄,一直压着他不敢叫他施展才华。可惜自己娘肚子里偏又晚出来半个时辰,犯上作乱又不肯为,便落入如今尴尬的地步。

魏无忌如今这般这胆大妄为,与压抑了多年的愤懑有关。潜意识中,他是要叫他王兄看看,他这个兄弟是可以叱咤天地,叫列国胆寒的大才,是可以叫魏国扬威,叫魏王九合诸侯如周公管仲一样的经世伟人。

议论遐想间,太阳偏西。各路门客也提前陆续抵达,魏无忌收回思绪,派出一个熟悉赵国的门客,叫他连夜出发,奔代地去联络廉颇。其余一干人吃完晚饭,赶紧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起来吃了早饭,便离开黄池向河水方向进发。就在魏王圉的郎中令带领八百武士冲出大梁城时,魏无忌一干人已经过了河水。

战国时期的大梁城,就在今日河南省开封市的位置,略向西偏移五里。而战国时期的河水却较今日开封离得很远,在今日延津县的北面,离大梁城有一百多里。魏无忌出东门骗过了魏王圉,这就争取到了一天多的时间,把追杀他的人拉下了七十余里。

第三天,就在八百武士还有二十里就要追上魏无忌的时候,魏无忌一行却抢先来到了魏将晋鄙的中军大帐前。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2

魏将军晋鄙这些时日很是郁闷。

当初急旨命他率军挺进河内,近逼邯郸,攻赵。待他日夜兼程,眼看就要抵达邺城时,突然又接到王旨,命他停止前进。

赵国闻听魏军至,先是发兵防守,来将是赫赫有名的乐乘。过了些时日,突然又有赵使至,言赵魏合纵,一日三催,叫他发兵击秦。

晋鄙不敢妄动,数次派人回大梁上奏魏王,请示应对,却总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晋鄙是既纳闷又疑惑,这到底是合纵击秦啊,还是连横亡赵呀?

正在这时,中军校尉进帐禀报:

“报将军,有一行人,自称是魏公子信陵侯公,要入营寨来见将军。”

晋鄙闻报一惊。

这等事情,假冒的可能性很小。

可是这魏公子突然亲往河内,意欲何为啊?如果是奉王旨,怎不出示符节,言明王旨啊?若不是,他来干什么?他要指手画脚,本将听是不听?

他那里犹豫不定,有一个校尉奔进来抱拳施礼:

“报将军,信陵侯公营寨外急唤将军前去说话。”

晋鄙闻言,不敢怠慢。这要是引得魏无忌发怒,人家是王弟,日后进宫三言两语,你一个外臣哪里吃罪的起?

这么想着,他赶紧招呼一干尉校,出帐赶往营门迎接。

一行人往营门走,晋鄙骑在马上远远看去,果不其然,营寨外一干人等簇拥着魏无忌骑在马上,身边有几个门客他还认识。可是细一看,他便疑惑起来。

魏无忌一身家常装束,四下没有羽林军护卫。一干门客舍人七零八落,不像是公干,倒像是出门游玩驰猎。

心里想着,人已到营门前,他便赶紧抱拳行礼:

“末将晋鄙,参见信陵侯公。”

魏无忌拱拱手:

“将军劳苦,无忌这厢有礼了。”

“末将不敢受侯公下礼。”

“打开营门。”

“末将遵命。”

晋鄙朝身边校尉挥挥手,那校尉翻身下马,亲自跑到营门前,指挥着卒伍打开营门,搬开路障。

晋鄙拨马一摆手道:

“侯公请入营。”

魏无忌骑在马上,对一干门客道:

“下马。”

众门客稀里哗啦下马。

晋鄙见状,也叫众校尉下马。自己也跳下马来,伸手给魏无忌引道。

魏无忌骑在马上,一带缰绳,径自驰入营门,把晋鄙和一干门客校尉都撂在身后,就此一招,尊卑立明。

一行人入大帐,晋鄙一指右边的尊贵席位道:

“侯公请尊座。”

魏无忌却一甩衣袖,径自走到正中间的主席坐下。

晋鄙一愣,却不敢挑理:

“末将去唤各尉校进帐,拜见侯公。”

“不必了。”

魏无忌也无多话,掏出兵符拍在案几上:

“我王兄命我代将,发兵救赵。”

晋鄙心下一惊,果不其然。他看看兵符,没有立刻应命。

“怎么着将军?”

“噢、是,末将遵命!”

晋鄙抱拳施礼,回头对中军校尉道:

“来人,把吾王的兵符拿来,交与侯公合验。”

中军校尉进里屋,不一会儿捧出个锦匣。打开锦匣取出半拉兵符,递到晋鄙手中。晋鄙手捧兵符对魏无忌道:

“末将失礼。王命重托,末将不敢大意,还望侯公见谅。”

魏无忌伸伸手,意思“请便”。

晋鄙拿自己手中的兵符与案几上的另一半一合,严丝合缝。

他又反过来看那背面的文字:“王兵符甲等”,字迹比划也气韵贯通。就在这合验翻看的功夫,晋鄙却在脑子里飞快地思索:

吾王命我率军前来,击赵救赵未定。如若今日决心救赵,一道王旨末将便可率军攻邯郸,为何临阵易帅?还这等大动干戈,叫信陵君亲自前来,我晋鄙不能胜任吗?若如此,当初为何要派我前来?仗还没打如何就知道我晋鄙不能胜任?

再一想更蹊跷。前番命停止前进,是派了内侍,拿着这块半拉兵符传王旨。今日若又要救赵,也只需再派个内侍,拿着兵符,传旨一声即可,为何要信陵侯公亲自前来?

他抬头复又扫了一眼魏无忌在大帐中的随员,确定没有魏王身边的内臣,都是门客家臣,更加生疑了。

若是吾王决定换帅,至少也应该跟个内侍来宣旨才对。魏王圉对他这个能耐的弟弟始终心存芥蒂,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自魏王圉继位十年,从来没有任用过这个弟弟,如今怎么会突然把十万大军交给他呢?

这么想着,晋鄙就料定此中有诈。

他呵呵一笑,放下手中的兵符对魏无忌道:

“见兵符如见王命,末将晋鄙愿在侯公帐下,听候驱遣。”

魏无忌点点头,等着晋鄙交出印信。

晋鄙却道:

“侯公一路劳顿,末将令中军备下薄酒,给侯公洗尘。侯公请稍事休息,待末将出去集合众尉校,来帐下听候侯公调遣。”

晋鄙说完就要往外走。

魏无忌朝四周瞥了一眼,周围里外都是晋鄙的人,硬拦是拦不住的。

可晋鄙如此,分明是起疑心了,不然他应该交了将印办完手续,然后再跟着自己一同出帐集合三军。

事情千钧一发,如若放晋鄙出了大帐,自己身边这几个人还不成了瓮中之鳖?被他拿了押在军中,生死事小,事败事大。

这么想着,魏无忌赶紧给朱亥使了个眼色,跟着大叫一声:

“将军留步,本公有话说!”

晋鄙一愣,正不知是走是停。

就这一愣神的功夫,叫朱亥一步上前,二话不说,掏出四十斤重的大铁椎,照着晋鄙的后脑勺一下去,只听“噗”的一声,顿时血浆四溅,晋鄙的脑袋被砸成了肉骨头饼。

十万魏军的统帅晋鄙,那没了脑袋的身体呆立了一会儿,这才摇摇晃晃轰然瘫倒。

帐内的军卒一时都吓傻了,本能地手握剑柄,却没人敢利剑出鞘。

魏无忌“噌”地从主帅的位子上站起来,一指众人道:

“诸位勿惊!晋鄙谋反,我王兄让我持兵符将其立斩于军中。违抗王命便是谋逆,谋逆者罪灭三族!”

晋鄙的卫士一想,这是魏王圉的弟弟,跟他叫板那不是找死吗!

于是众人赶紧松了握剑的手,一起跪倒在地,叩拜魏无忌,七嘴八舌口呼遵命。

魏无忌命晋鄙的卫士都解下身上的佩剑,让自己的门客收了看守着。又让人找来一件披风,把晋鄙的尸体盖上。自己带着朱亥,捧着兵符将印,出大帐集合三军。

人都集合好了,朱亥左手捧着将印,右手捧着兵符,魏无忌当众宣布:

“晋鄙谋反,本公奉我王兄之命,已将他处决。尔等尉校既往不咎,只要跟随本公英勇杀敌,有功则赏,决不食言!”

众将惊骇,愣了愣,有人带头跪地叩拜:

“卑职谨遵侯公之命。”

众人一看事已如此,便也一齐跪倒在地:

“在下谨遵侯公之命。”

于是,魏无忌调度三军,叫先头部队立刻离开邺城,向邯郸推进。另发一支两万人的奇兵,向西穿插,目标是武安城秦军的中军大帐。一旦赵军南下,则与之合击,争取将王龁一举包围消灭。

魏无忌自己亲率中军六万,三天后离开邺城大营,随后跟进,一旦前军和奇兵得手,则随后掩杀,争取将河内秦军一举全歼。

忙完大事,他又派出两队人马,都拿着自己的亲笔信,一队飞奔代地去联络廉颇,告诉他魏军已动,一刻千金,让他即刻发兵南下,与自己一起夹击秦军。另一队飞驰邯郸,去告诉姐夫赵胜,邺城十万魏军已经开始向西攻击,不日便杀到邯郸城下,叫他勿再顾忌,痛宰秦人良辰已到,只管大胆地开城反击,逐杀秦人。

一切部署停当,突然一个舍人急匆匆奔进帐来,凑到魏无忌耳边低声急报:

“禀侯公,大营南门外,有一队人马杀奔而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www.3066.com www.3066.com,澳门新萄京娱乐场,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