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66.com_澳门新萄京娱乐场_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4,204
  • 关注人气:1,2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04长平之战最终结果竟是秦失守百年上郡

(2021-06-14 08:00:00)
www.3066.com标签:

文学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第104章 责罪                             1

闻听秦王稷一声恫喝,王龁趴在地上支支吾吾。

既不能不替自己分辩,又不敢明说臣没责任。慌乱之际,也不知他哪根神经搭错了,突然头脑一热,心说张唐的功劳我得替他说两句。

他也不抬头看秦王的脸色,张嘴道:

“启、启禀吾王,我军大败之际,多亏麃骑军都尉张唐,攻占汾城,又献奇计奔袭安阳……

王龁好心办坏事,这一下反把秦王的怒火引到了张唐身上。

没等王龁说完,秦王稷“啪”地一拍御案,一指张唐骂道:

“尔个废物张唐!我王家精锐一万八千麃骑军,一仗就叫尔损失过半。尔个混帐东西,不是说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吗?啊!你个狗东西狗胆包天,竟敢擅杀副将!不惟丢了河东郡,把寡人的上郡也送与了赵国。尔个狗东西该当何罪?啊!”

张唐吓得不敢出声。

群臣也都低着头,不敢言语。

“相国!”

“臣在。”

“擅杀副将,丢城失地,该当何罪?”

“啊,这……”

张禄吱唔一番,不知道是该火上浇油,还是趁机卖好二将。

毕竟自己有软,郑安平投敌,王稽弃地。虽然杀了白起,可是你不可能将所有的旧将一扫而光。何况上郡还军情紧急,用得着王龁、张唐等卖命。

“说话,休要支支吾吾!”

“啊,臣遵旨。”

张禄想想,王龁军中威信太高,长平之战又与白起沆瀣一气,白起死,其必怨恨,留着不好办。此次大溃,其与张唐必有勾连。看那张唐一进大殿,见了王龁便眼含热泪,没准都是祸害。不如顺水推舟,听天由命。

这么想着,他便拱手一揖道:

“回禀吾王,擅杀副将,罪当斩首。”

张唐吓得说不出话来,只一个劲地叩首,都不知道喊冤枉。

群臣侍立殿下,都不说话。

众人心里清楚,这等时候,是一定要有人出来当替死鬼的。

河内大败如此,原本还有个长平大捷,你不管是不是谎报战功,好歹有个杀敌四十余万的说法,有上党、太原两郡的进账。如今叫邯郸一败,一切胜利不管是真是假,都一笔勾销了,只落得损兵折将,丢城失地。吾王的脸往哪里搁?一辈子圣明伟大如何维持?

吾王要找回脸面,要发泄心中的憋屈、愤怒,自然要找个替罪羊杀人泄愤。王龁、张唐性命难保。

此时王龁趴在地上,看着张唐一旁叩首如捣蒜,当时后悔,不该提他,这不成了以邻为壑了吗?

按说此时,正是他悄声隐退的好机会,只要不作声,歹毒点再敲敲边鼓,一杀张唐,自己就能逃过一劫。可是王龁憨直,担心张唐这要是因此送了命,这也太没天理了。

他赶紧抬起头来,两眼直视着秦王稷大呼道:

“吾王明鉴,张将军率兵增援之时,河内我军已经大溃。若不是张将军斩蔡尉誓死不退,臣只怕是……,吾王明鉴!张唐有功无过,过在郑……

他想说“过在郑安平临阵降敌”。

站在一旁的张禄一听,心里紧张。

长平之战是自己煽乎起来的。接着邯郸战役,自己事先没有力阻,事中夸海口两封信一去,魏国和燕国就会和秦国一起夹击赵国,可是结果是燕国到现在也没有动静,魏国则反戈一击,给了秦国致命一击。

最要命的还是,自己举荐的两个高官都不争气,裨将郑安平竟然率领两万多秦军投敌,河东郡守王稽放弃守地,卷款潜逃。依照秦律,王稽罪当枭首,郑安平当斩首并收三族为官奴,保荐人张禄要连坐受死。张禄生怕秦王稷的怒火烧到自己身上,只有把责任推到王龁指挥不力上,最为妥当。

看着王龁似要把话扯到郑安平头上了,他赶紧截住话头道:

“王龁,尔休要东拉西扯。我几十万大军集结于邯郸城下,尔为统帅上将军,即使不能克城,至少也应该守住长平与河东之地吧?五年时间,吾王倾全国之力,秦国付出了几十万将士的性命,耗尽了国库最后一分钱,结果却一无所获,溃败如此。尔为主帅,不应该承担指挥不当,作战不力罪责耶?”

“范爱卿言之有理。来人啦!”

侍卫齐声应和:“在!”

“将王龁、张唐削职夺爵,交御史大夫议罪严惩!”

“在下遵旨!”

众侍卫应喝一声,一拥而上,不由分说,将王龁、张唐双臂反剪,拔冠下剑,提起来就往大殿外面拖。

殿下文武百官都吓得目瞪口呆。

这已经杀了个白起,司马靳了,一个是伦侯,一个是五大夫,名门之后,再要杀个上将军,杀麃骑军都尉,吾王这是要大开杀戒了。

就在诸多伶牙俐齿的将军大臣,都吓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生性口吃,不善言辞的上卿蒙骜,却心中不服。

这叫什么事?前方卖命拼死搏杀的人,落得个削职夺爵,议罪严惩。决策失误,瞎指挥,不负责任?投敌脱逃,导致前线大败的人,不受处罚?天理何在!

于是他离席抱拳,结结巴巴却高声进言道:

“启、启禀吾王,邯、邯郸之役,王龁虽难、难辞其咎,然裨、裨将郑安平率军投敌,河、河东郡守王稽弃守脱逃,才、才是祸根。臣请依律严惩一干罪、罪臣。”

蒙骜话虽说得结结巴巴,却如晴天炸雷,当时惊得群臣目瞪口呆,都拿眼睛看着秦王和张禄。

秦王稷顿时尴尬,想骂蒙骜,可是蒙骜说得有理有据,不知道骂他什么好。

说来也怪,秦王稷心里其实很有点怕蒙骜。不为别的,你要是一句话不小心让他抓住了把柄,他能结结巴巴,不依不饶地把你缠死。

蒙骜是将军,你也不能因为这点事就把他杀了!

所以,秦王稷就没接蒙骜的话茬,环顾四周道:

“诸位爱卿为何不说话?”

众人没人应答,又都不约而同地拿眼睛看张禄。

张禄一看躲不过去了,赶紧跪地拜服道:

“启禀吾王,郑安平投敌,王稽弃守,臣罪该万死。臣请吾王依律治臣之罪。”

秦王稷心虚。自从孙子子楚从邯郸逃回来后,长平之战的真相早就成了公开的秘密。邯郸为何大溃,众人也都心知肚明。所谓坑杀降卒四十余万,现在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御史当时给白起记功,写作“武安君诈坑赵降卒四十余万”,当时没在意,现在才知道,这该死的御史在用辞上使了坏。这句话的意思不是“白起诈赵降卒而坑之”,而是“白起诈言坑赵降卒”。此非欺诈赵降卒,而是欺诈寡人也!

秦王稷扫一眼群臣,虽然满朝文武表面上都俯首帖耳,除了蒙骜没人站出来公开反对,秦王稷却感觉空前的压力和孤独,只有张禄一人跟自己是一辆车上的同党,一根绳上的蚂蚱。

看着张禄请罪,他就赶紧就坡下驴道:

“范爱卿请起,此事与卿无干。郑安平和王稽这两个畜生,待寡人抓住二人,必将其车裂示众。”

群臣木然,没人山呼万岁。

秦王稷知道众人不服,一挥衣袖道:

“传寡人御旨,群臣不许再言郑安平、王稽之事。谁再敢提起王稽、郑安平,同罪论处,杀无赦。”

“臣谢吾王隆恩!”

张禄高声唱诺,从地上爬起来。

蒙骜不服,心说这叫什么事?就这么就过去啦?还不让人说?于是他不依不饶地:

“启、启禀吾王,将、将军率众投、投敌,依、依律当斩、斩首,并收三族为奴。臣请吾王即、即刻降旨,即、即使亡将暂未拿获,也、也当收亡、亡将,罪、罪臣三族为奴。”

秦王稷一拍御案,拿手指着蒙骜正要发怒,蒙骜却又结结巴巴道:

“臣、臣并未逆、逆旨。臣没、没提郑安平,只、只依律进言。功、功赏罪罚,天、天理王道。吾、吾王圣明,万、万世称颂。”

秦王稷烦死了,可是又想万世称颂,他便把指着蒙骜的手用力向下一甩,口中道:

“行,行,准准,寡人准了。”

蒙骜得寸进尺:

“启、启禀吾王,依、依律,当、当发吏捉、捉拿王稽。”

秦王稷无话可说,只好又同意了。

蒙骜还不依不饶:

“启、启禀吾王,我、我军新败,赵、赵取上郡,魏、魏得河东,先、先祖基业,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臣、臣料,赵、赵军不日必南下,迫、迫击咸阳。臣、臣请吾王恩、恩准,叫、叫王龁、张唐戴、戴罪立功,击、击退赵军,夺、夺回上郡,卫、卫咸阳保社稷。”

秦王稷烦透了。可是这一通怒火发出去,快七十岁的人了,也累得够呛。叫蒙骜结结巴巴没完没了这一纠缠,当时就泄了气。

想想也对,白起死了,司马靳也死了,能打仗的就王龁了。上郡要不把它夺回来,待赵军缓过劲来,援兵粮草至,咸阳危矣。

这么想着,人往下一矮,困倦就上来了。

群臣听蒙骜这番话,又看见秦王稷似乎怒气消了,眼皮开始打架了,心知暴风雨过去,于是,都一起跪倒,齐声应和道:

“臣等乞请吾王开恩,恩准王龁、张唐戴罪立功!”

太子秦柱也伏地一叩道:

“启禀父王,上郡距咸阳无险可守。儿臣乞请父王开恩,准王龁、张唐戴罪立功。”

张禄一看这架势,心知众怒难犯,赶紧也跪倒在地,跟着求情道:

“吾王息怒,昔日秦将孟明视攻晋不利,全军覆没。先祖穆公却亲赴郊野迎候,鼓其士气,嘱其雪耻,这才有后来孟明视破釜沉舟,大败晋人。臣亦以为,此时吾王若准许王龁、张唐戴罪立功,必使二人若孟明视一般,奋发图强,效死向前,此乃吾王之愿,社稷之福也!”

秦王稷一看众将跪倒一地,张禄又把自己比作先祖穆公,面子有了,气也撒了,人也困了,便一挥手道:

“行啦,都起来吧。看在相国和众将的面子上,告诉王龁、张唐,寡人准啦,叫他们好好戴罪立功。”

说完打了个哈欠,撑着御案站起来,挥挥手,一面往后走一面说:

“都退了吧。”

众人山呼:

“吾王圣明!吾王万岁万万岁!”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2

秦王稷回到后宫,一股从未有过的疲倦、困乏弥漫全身。双脚异常地沉重,半步也不想挪动。脑袋沉沉,似乎两个肩膀都有些扛不动了。

一个妃子并两个婢女过来伺候,他拿手指指御榻。妃子伸手搀扶,已经抓住一只手了,却不料他竟腿一软,瘫坐在地上。惊得妃子婢女,加上四下侍候的阉侍,都一起惊呼着奔过来,七手八脚往起扶,却怎么也扶不起来。

躺在地上的秦王稷拿手指指御榻,一个阉侍会意,赶紧招呼几个有力气的阉侍,一起把他抬上御榻。放平了捋顺了,又给盖上锦被。秦王稷就觉四肢瘫软,迷迷糊糊,似睡似醒,一直躺到天黑,晚膳也没用。

半睡半醒之中,突然听见有人说话,秦王稷抬头四处乱寻,却寻不见。

这时,说话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好像是在上面。

他抬头一看,白光耀眼,云朵似有似无,突然就闪出一个人来,手指着他怒斥,声音很响,嗡嗡地,却听不清说什么。秦王稷一想,这一定是上帝下凡来斥责我了。他赶紧强撑着爬起来,跪倒在地,俯身叩拜。

上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回却听得分明了:

“尔败家子矣!”

闻听此言,秦王稷大惊,抬头一看,天上的神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秦惠王。定睛一看,似又不像,倒像是画像上的大父秦孝公。

秦王稷顿时疑惑,我大父不是早已归天了吗?

复又顿悟到,噢,这是大父从天上下来责备儿孙了。

这么想着,赶紧又趴在地上一阵叩拜,口中连声道:

“大父恕罪,孙儿该死!”

天上的声音此时真真切切地传来:

“尔知否,一百年前,秦国不过是西北边陲的一小国耳,东有强大诸侯,西有彪悍蛮夷,内忧外患,岌岌可危。祖先为尔等儿孙,挣下这偌大家业,何等之不易矣!”

秦王稷赶紧叩首道:

“孙儿知晓。孙儿一日三省,不敢有半刻懈怠。大父有所不知啊,不怪孙儿,都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www.3066.com www.3066.com,澳门新萄京娱乐场,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