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66.com_澳门新萄京娱乐场_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18,312
  • 关注人气:1,2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07魏无忌救赵大胜为何唐雎闻之反大骂蠢货?

(2021-06-24 08:00:00)
www.3066.com标签:

文学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第107章 三年之丧                          1

燕相国栗腹与卿秦二人正感到大限将至,束手无策时,就见一个心腹舍人躬身进来,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低声朝栗腹道:

“禀相国,噩耗。”

栗腹当时瞪眼,呵斥道:

“何言?噩耗尔还做此喜滋状?”

“嘿嘿,正是。噩耗,吾王山崩了。”

“什么?吾王山崩了?”

栗腹心中一阵狂喜。

他努力憋着,可还是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一笑过后,他把嘴一瘪,两眼一闭,“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哀嚎一声:

“吾王!闻听噩耗,臣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啊!啊啊啊啊……”

卿秦一看,心领神会,也扑倒在地,放声大哭:

“苍天啊!吾王啊!臣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啊!啊啊啊啊……”

燕孝王在位三年,躺在御榻上两年半,今日终于山崩了。

燕王驾崩,依礼法,丧事得办个七七四十九天。丧事办完,还有太子喜的新王登基大典,也得办些时日。过后还有列国朝贺,出访还礼,王后册封,太子册封。一干事忙完,来年才是燕王喜元年。攻赵大事,灭赵大功,自然应该等到来年燕王喜元年,才好记载新王的功劳簿上载入典策。再找些规矩礼仪,五花八门的理由,没准哪位太子妃在这个时候生个龙子,新王一高兴,攻赵之事没准就无限期拖延下去了。

栗腹赶紧叫相府发布讣告,群臣百姓放下手头一切官差营生,为燕孝王披麻戴孝七七四十九天。

卿秦一旁插言道:

“九九八十一天。”

“嗯?”

栗腹看看卿秦,问道:

“九九八十一天,怎么解?”

“天子称王为九,诸侯称公为七。如今燕国早已称王,岂不该与天子同礼乎?再说了,当今天下,只燕国是正统,秦国乃马夫,赵魏韩齐都是乱臣贼子。燕王岂有不享天子大礼乎?”

“有理。那就治丧九九八十一天乎!”

“相国英明。”

“还有什么?”

“叫一干酒肆青楼,罢歌舞,禁乐器。”

“有理。”

“牛羊圈,屠宰场,禁动刀见血,为先王致哀。”

“为何不让动刀见血?无肉如何成宴。”

“罢宴啦。”

“罢宴?如此……”

“罢宴才能禁动刀见血,禁动刀见血,才能止起兵火。”

“哦——,有理有理。你小子真是个人才。”

“不敢,在下多谢相国褒奖。”

“那也罢宴禁刀血九九八十一天?”

“三年。”

“怎么说?三年!”

“得三年。”

“尔三年不吃肉?”栗腹摇摇头,“怕是太子并群臣难允。”

“这不是卑职说的,此乃孔子曰。‘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就连孔子死了,葬于鲁城北泗上,他的弟子还给他守丧三年呢。三年服丧毕,这才大哭相诀而去。我堂堂大国之先王,怎可不如他孔老二乎?”

“有理有理。哎呀,尔真乃人才也。可惜先王不是伯乐,叫本相识了尔这匹千里马。”

“在下多谢相国提拔。为相国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那就赶紧,传本相国令,都什么来着?就照你刚才说的办。”

“在下遵命。”

“叫他们赶紧给本相赶制一身丧服,本相这就要穿着丧服进宫,向太子喜哭丧去了。”

“相国英明。”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2

就在秦赵魏于河内翻云覆雨,杀得昏天黑地之际,原本一个局中的要害人物,却被置身度外,这就是魏国的百岁老臣唐雎。

唐雎奉魏王圉旨出使秦国,商议连横击赵,到达河雍时,秦军对邯郸还采取着攻势,留守河雍的秦军,还牢牢地控制着城内的韩国官民。

唐雎在河雍装模作样,斋戒沐浴,遥拜周天子,一住十余日。待到打算离开的时候,就发现局面开始动荡了,官吏渐显惶恐,能战斗的秦军精壮几乎都离开了河雍,不知发往何地。

唐雎磨蹭三日,离开河雍,刚渡过河水不久,这天傍晚时分,突然就见身后有一彪人马,趟着尘土追了上来。唐雎以为遇见了土匪,立刻让副使展起魏王的符节,暗中嘱咐护卫刀剑出鞘,准备搏杀。

身后的人马追到跟前,似并无歹意,只匆匆越过。唐雎撩开车幔从缝中察看,不是土匪,竟是一队衣冠不整,丢盔卸甲的秦国败兵。

唐雎大惊,赶紧朝驭手唤道:

“停车停车。”

车停下了,副使以为他又要生幺蛾子,赶紧策马上前。

唐雎一指还在络绎不绝匆匆越过的秦败兵,对副使道:

“去问问,怎么的啦?从哪里败退下来的?邯郸如何啦?”

副使闻言,翻身下马,截住一个百长模样的败兵打探,这才知道魏无忌窃符救赵,夺了晋鄙的兵权,发兵去救邯郸,河内秦军全线崩溃了。

“啊?竟有这等事体!”

唐雎捶胸顿足,忍不住仰天长叹:

“天啊!尔不予魏国生乎!”

一盘好棋,叫魏无忌一个臭子,满盘皆输也。

他忍不住顿足骂道:

“自以为是的蠢货!明摆着坑杀四十余万降卒,这等显而易见的谎言,这蠢公子竟然当真。什么炊骨易子而食,分明是苦肉计,竟有这等傻瓜,居然信以为真!唉——呀!”

现在好,赵国挣脱了秦国的束缚,立刻就会在河内八面威风。

秦国退回关中,自然也就得到了休养生息。

韩国的上党已经投降了赵国,难保不会在赵国的压力下,将河内之地悉数奉送。

真正倒霉的只能是魏国。

魏王圉怨恨魏无忌窃兵符,杀上将,定是不能轻饶。魏无忌怨恨兄长多年的镇压,难保不会生出非分之想。叫心怀鬼胎的赵胜再从旁撺掇,借赵军之力,废魏王而自立,魏国就会发生内乱。赵国早有三家归一灭亡魏国之心,岂不正好顺水推舟,假途灭虢?

唐雎气得拿拳头捶自己的脑袋:

“愚蠢,真乃愚蠢也!”

千算万算,千谋万划,原本以为自己拖着,这事就只能顺水行舟了。万没想到,那白痴还有窃符救赵这一招。早知如此,就应该使个两面三刀的手法,哪怕自己担着欺君的嫌疑,也应该跟魏无忌通个信,告诉他别着急,我唐雎这里去秦国还早着呢。你不言语一声,他那里铤而走险,也是你逼得呀!

唐雎伫立在官道上,又气又恨,既悔恨又自责,当时就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一干副使随从吓一跳,赶紧奔过来搀扶起来,七手八脚抬上车,唐雎浑身瘫软,一下子就病倒了。

百岁老人风烛残年,唐雎这一病,副使进退两难。

夹击赵国显然已经不可能了,故而秦国是不用去了,此时回大梁复命是正道。

可是唐雎病成这样,一路颠簸,万一死在半道上,自己回去如何向吾王交代?

这么想着,副使就决定就近找个城邑住下,让手下人照顾着唐雎,自己回大梁复命,两不耽搁。

正好前面不远处有个小乡邑,名叫西亳。副使就指挥众人进了城,找到邑主,出示符节,讲明事由。

西亳邑此时是韩国的城邑。近几十年来,由于韩国和魏国同样受到秦国和赵国的侵扰,一对难兄难弟,关系不错。邑主自然不能不给魏王使臣这点面子,当即抱拳施礼道:

“副使上官放心,韩魏一家,敝邑一定伺候好正使上官,叫魏王放心。”

这邑主赶紧叫人去请郎中,给唐雎号脉诊病。

不一会儿郎中来了,号了脉,开了药,回头悄声对西亳邑主道:

“老先生没病,只急火攻心。若在常人,自是无妨。可这老先生百岁高龄,怕是要赶紧预备后事了。”

邑主转头看那副使。

副使不愿意耽搁在此等唐雎死,便安慰邑主道:

“无妨。若老先生归天,邑主依礼安葬,着人报与大梁,魏王必有重赏。”

说着话,副使又把随身携带的金钱撂下许多,让邑主千万不要委屈了老先生。邑主客气,推让一番,实在拗不过这才收下。

第二天大早,副使带了四个卫士上马告辞,撂下唐雎,一路绝尘向东而去,回大梁复命不提。

却说这唐雎,躺在河水南岸这个陌生的城邑里,昏昏沉沉,一睡就是十几日,滴水不进,粒米不沾,郎中和随从都以为这就要死了。可是没想到突然一日,他就睁开了眼睛,一睁眼睛就要吃要喝,过了半个月,竟然起来了。

就在随从以为这就要好了,可以回家的时候,突一日他又躺下了,复又昏昏沉沉像具死尸,摸着身上都没什么热气了。随从又是一阵紧张,赶紧把郎中叫来。那郎中拿手在唐雎的鼻口间试了半天,还有些许细弱游丝,便道:

“还有气。快了,等着吧。”

随从松了一口气。

这倒省事了,每天不用伺候吃喝,只早起进来看一眼,接着便可以无所事事,东游西荡,只等老先生一死,便可回大梁搂媳妇抱儿子了。

可过了半个月,突然唐雎又睁眼了。睁了眼就又要吃要喝,吃喝一通养几日,又下地溜达。溜达三五日,他又躺下了。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唐雎的身体总是时好时坏,一会儿好了能起床,能下地溜达,一会儿又躺倒了,不吃不喝像具死尸。开始郎中和随从还跟着欣喜和紧张,后来也就倦了。再后来再遇到这样的变化,这帮人甚至当着唐雎的面戏谑道:

“这老头儿,怎么还不死啊?”

一晃几年过去了。

魏王圉似乎已经忘了还有这么个老臣;西亳邑主时间长了也烦了,随他去了;十几个随从有的跑了,有的甚至在西亳讨了老婆,生了孩子。

可唐雎,却在这方圆几十里出名了。

都说西亳邑有具死尸,十年不腐,还真有人络绎不绝地前来查看稀奇。渐渐地看的人多了,有护卫就想出了发财的门道,竟把着门朝看客收钱,看一眼收五个小钱。再后来,又传出这死尸死前吞了奇香珍药,摸一下尸体增寿,竟至摸一下要收百钱。

据说也就因此,后来人们便把这西亳唤作尸乡,或偃尸。“偃”就是仰面躺着的意思。

官绅百姓见面寒暄:

“去哪里营生啊?”

 “去尸乡。”

“干什么去呀?”

“看偃尸去。”

尸乡,偃尸,这么叫了好几百年。小邑繁华起来后,尸乡瘆人,偃尸不雅,后来就被改作偃师,竟是今日河南省偃师市也。

 

这天,又一帮人来尸乡看唐雎挺尸的热闹。

交了钱,你推我挤,伸头蹑手,正簇拥着,看这十年不腐的魏国老臣的尸体,突然唐雎就睁开了眼睛,立时把这帮人吓得歇斯底里狂叫,扑门撞墙,四下奔逃:

“诈尸啦!”

“鬼来啦!”

唐雎的随从倒是不在乎:

“呀!老头儿又醒啦。”

这回与往常不同,唐雎醒了就爬起来下地了。吃喝一通之后,他就闹着让人把他的朝服找出来。穿上了朝服,他就又闹着要走。

随从问他:

“老头儿,你要去哪儿?”

他回道:

“回大梁。”

“回大梁干嘛?”

“魏王十万火急,正等着老夫回去复命呢!”

嘿,还知道魏王,脑子不糊涂。

留下的随从,都已经在西亳住热了炕头,都不愿走了,便道:

“老头儿,你身子骨走不了,等养好了身体再走吧。”

“胡言!老夫已经这把年纪了,再不只争朝夕地回大梁,你们是要把老夫这把老骨头,撂在异国他乡喂狗啊!走!现在就走!”

随从拗不过他,只好说:

“今天天晚了,咱明日大早走吧。”

唐雎抬眼看看,也是,眼瞅着天就要黑了。

“那好,明日起大早赶路。”

随从点头应诺,心里想着,这是老头儿回光返照吧?今晚躺下明天八成是起不来了。

“老头儿,你把这朝服脱了吧?”

“不用。”

“穿着多不舒服。”

“穿了脱的麻烦。”

随从一想也是,就这么躺下死了,明早抬出去就埋了,的确省事。

这么想着,随从转脸就要往外走。

没想到,唐雎身子骨瘦得像片枯树叶,脑子却一点不糊涂,看着随从这就要走,恫喝一声:

“站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www.3066.com www.3066.com,澳门新萄京娱乐场,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