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66.com_澳门新萄京娱乐场_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4,204
  • 关注人气:1,2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秦昭王晚年傻了范睢趁机把持朝政

(2021-07-12 08:00:00)
www.3066.com标签:

文学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第3章 赐死                                   1

闻听向摎奏捷,蒙骜听了却生疑:

“何、何也?周、周天子三十六座城邑,怎么才三万民口?洛、洛阳就当有十万户,五十万民口。”

向摎奏捷声刚住,蒙骜就直起身来,抱拳施礼道:

“启、启禀吾王,臣、臣……”

张禄见状,赶紧山呼一声:

“臣等贺喜吾王!洛阳大捷,事半功倍!无不彰显吾王盖世圣明,秦国蒸蒸日上。吾王万岁万万岁!”

群臣见状,也都跟山呼万岁。

趁着乱,张禄端起酒樽起身,疾步走到蒙骜跟前,酒樽一碰,挤挤眼睛低声道:

“吾王高寿七十了,这一向挫折,今日难得,你就让老人家高兴一回吧。”说着话,朝蒙骜举举酒樽。

蒙骜闻言,抬头看看秦王瘫坐在御座上,早已没了当年长平之战庆功时的威风气势。一时觉得自己失言,也就端起酒樽,朝张禄一碰,低声道:

“唉——,是也是也,相、相国言之有理,在下唐突了。”

群臣山呼声毕,鼓乐声起。

待到鼓乐声毕,轮到秦王褒奖战将,诏谕群臣了。可是半天却只见秦王稷低着头,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张禄见了,侧耳细听,竟是鼾声传来。于是他离席趋步上前,低声唤道:

“吾王,吾王,启禀吾王……”

秦王稷闻唤,迷迷瞪瞪睁开眼睛,抬头看见张禄,突然浑身一激灵,瞪着眼睛拿手一指他道:

“你、你,寡人不是把你赐死了吗?尔怎么还没死啊?”

张禄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趴在地上一条声道:

“吾王圣明,吾王明鉴,臣乃张禄。应侯相国张禄,范睢是也。吾王赐死的是武安君白起。”

“哦,范睢,张禄,武安君,应侯。”

秦王稷一瞪眼那般灵光,很快就熄灭了,只嘴里还在嘟囔着:

“白起,范睢,武安君,应侯。”

声音越来越低,不一会儿又昏昏沉沉闭上眼睛睡着了。

鼾声中张禄惊出一身冷汗。这要是秦王稷再跟一句,“寡人知道你是张禄,赐死”,那就人头落地了。危矣,险矣,何至于此?如何是好?

群臣见状,也都索然无味,再没人强装笑脸地捧场了。

张禄怕秦王稷再次醒来犯糊涂,说出什么要命的话来,赶紧代他宣布:

“罢宴,退朝。”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二部《函谷决死》

      2

人辇把秦王稷抬回后宫,阉侍婢女伺候着把他抬上御榻,拉胳膊拽腿,掐腰摆脑袋,秦王稷愣没醒。

这一觉就睡了三天,醒来人就糊涂了。

一会儿记事,一会儿又不记事。刚用完午膳又闹着要用膳。刚吃完点心跟着就骂内侍,为什么还不上点心。背驼了,人也抽抽了,一日不如一日地沉默寡言,说话也张不开嘴了。再也没有声如洪钟,哈哈大笑了。

再往后,竟屎尿失禁了。尿湿了裤子也不知道言语一声,屎拉在裆里也见不着异常。尿湿了裤子还容易看见,屎拉在裆里,全靠阉侍婢女闻臭。

一日,一个妃子侍膳,见秦王稷手里捏着一团东西来回揉搓,她以为是捏着一块点心,可是一看颜色不对,待要凑近了细看,却是一股恶臭飘来。正疑惑间,却见秦王稷伸手裆下,又抠出一团来合在一起揉捏,当时恶心得那妃子“哇”地一口吐了满地。

秦王稷受此激励,反而来了精神,起身就要揪那妃子,往脸上抹,吓得那妃子凄声尖叫,奔逃不及。

几个阉侍闻讯上来拦扯,却叫秦王稷伸手打挺,胡乱挥舞,抹得一头一脸,到处都是。一干厨役婢女,更是吓得四下逃散。

最后是郎中令没办法,只好拿个锦袍,从后面悄悄上去,没头没脑一把捂上,当时就把秦王稷按倒在地。就在杀猪般嘶号中,把秦王稷抬出膳宫,跟着扒光了衣袍洗干净,才把这场屎球浩劫平息了。

这之后不久,将军向摎,年纪轻轻铁打的身体,突然一日就暴病身亡了。此事报给秦王稷,从此他又多了个毛病,整日嘟嘟囔囔,细听是四个字:

“上帝,爷公,爷公,上帝。”

这一来,群臣没法奏事了。

一切军政大事,官吏任免,钱粮赋税,赏罚死免,全凭张禄从宫中传话出来。就连太子秦柱想见父王问安,也要经过张禄问准引见。以致宗亲怨恨,群臣惶恐。

太子柱有个儿子名叫秦傒,行三。

太子柱的长子次子早亡,致秦傒实成太子长子。

长平之战时,粮草不济,秦王稷罢免治粟都尉等各粮草官,秦傒主动请缨,被秦王稷任命为治粟内史。

治粟内史是王系的官,管着王宫宗亲的钱粮,又可直禀秦王。张禄要更新旧吏,安插亲信,自然不能放过治粟内史一职。几日前,一道王旨传来,责秦傒邯郸战役治粟不力,罢官存爵。

秦傒心存怨恨,便来找他父亲太子柱,告张禄把持朝政,假传王旨,要父亲进宫禀明大父王,替他复职。

岂料太子柱听完,两手一摊道:

“那怎么办?父王圣旨,吾儿只有遵命,休要再四处牢骚。”

“什么父王圣旨,父亲你也是的,怎一点也不为自己考虑。大父都那样了,哪还有脑子发圣旨,还不都是那奸臣张禄在捣鬼。”

“胡言。”

太子柱斥责儿子一声,声音口气却分明是做个姿态。

秦傒不甘心,一指门外道:

“那明日那奸臣又传来王旨,说大父王废太子,父亲你怎么办?”

太子柱闻言一愣,看看儿子,半天道:

“不会。”

“怎么不会?切。儿出入咸阳宫,几次撞见张禄与公叔池鬼鬼祟祟。他要来个兄死弟继,叫公子池做了秦王,我看父亲你怎么办?”

公子池是秦王稷的幺弟,当年宣太后杀秦武王帮儿子篡位时,公子池尚年幼。故而魏冉诛杀公子壮时,公子池得以幸免。

太子柱一听儿子这话,有些紧张了。

一旁华阳夫人帮言道:

“傒儿这话有道理,夫君不能不防。咱害人之心没有,防人之心不能没有。妾听说,当年叫夫君入质赵国,就是张禄使的诡计。幸亏……”

“可是我这做太子的,又能怎样?”

“宰了他。”秦傒拿手向下一劈。

“胡说。那是父王大臣,父王信宠,哪能杀人家?杀人家那就是谋逆。”

“父亲不见,那日庆功宴上,大父王不是指着张禄,说把他赐死了吗?”

“那是父王糊涂了。”

“即是大父王糊涂了,那他张禄屡屡发旨,便是矫旨,就该杀。”

太子柱想想,摇摇头:

“人现在军政大权,宫里宫外,又如何杀得了?别给为父的招祸。”

“父亲,不是儿给父亲招祸,实在是张禄把持朝政,又把持内宫大父王,致宗亲怨恨,群臣惶恐,实已是大祸已临头矣。父亲不抢先动手,必被奸臣所害。”

太子柱觉得儿子说得有道理,又觉这事不可能成,于是他就打岔道:

“谁说宗亲怨恨,群臣惶恐?为父看那王龁、蒙骜,就跟张禄走得挺近。你不是也说,几次看见公子池跟张禄鬼鬼祟祟吗?”

秦傒一时找不出话来辩解,便道:

“郎中令就对张禄有微词。儿就听郎中令说过,张禄奉旨去劝白起去邯郸将兵,故意不提大父王‘既往不咎’的旨意,反倒是傲慢羞辱,这才致白起抗旨。”

“哦?”

“父亲,他张禄胡作非为,郑安平降敌,王稽弃地,他张禄就当连坐受死。父亲为了大父王,为了祖宗的江山社稷杀他,合理合法,乃替天行道。”

“那哪里行啊?为父只是太子。待为父继位为王……”

“只怕不杀张禄,父亲根本没法继位为王。”

华阳夫人一指秦傒道:

“你这孩子,怎这么说话?”

“夫人,不是儿不会说话,此乃真真现实。”

华阳夫人闻言一愣,叹息一声道:

“唉,这太子怎做得这般不容易?”

“都是因为那奸臣张禄从中作祟。”

华阳夫人看看秦傒,又看看太子,伸手挽住太子柱的一只胳膊,摇了摇道:

“要不,夫君去试试看?”

“怎么试?”

“实话实说吗。”

“实话实说张禄就在跟前,父王又糊涂了,还不都听他的。”

“那就设法支开他。”

“支不开。”

“试试看呢?”

“这种事情哪能试啊?明摆着不成,一旦撕破脸,那是要掉脑袋的。”

“儿去。父亲要是允准,儿去说与大父王。”

“胡说。你去说什么?说了又能如何?没他张禄准引,大父王你都见不着。

秦傒一愣,瞪着眼不说话了。

华阳夫人看看太子,也只好叹口气:

“唉——”

这时,身后有个声音低声道:

“仆倒是以为,夫人说得有理,不妨试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www.3066.com www.3066.com,澳门新萄京娱乐场,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