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66.com_澳门新萄京娱乐场_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64,805
  • 关注人气:1,2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4安国君欲杀范睢明摆不成为何铤而走险?

(2021-07-15 08:00:00)
www.3066.com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第4章 上帝爷公                    1

太子柱等正犯难时,身后有个声音低声道:

“仆倒是以为,夫人说得有理,不妨试试。”

“嗯?”

几个人都循声找那说话的人,原来是立在太子身后的家令丞隗林。

华阳夫人问道:

“你说试试,怎么试啊?”

“太子、夫人在上,仆几次随太子问安吾王,仆看吾王口中念叨上帝、爷公,爷公、上帝,总是一来一回,似无错乱。若是将太子和夫人欲禀之事,事先编好了欲准,可不准的顺序,禀明吾王,或许太子、夫人欲准之事,吾王就准了呢?”

华阳夫人回头看看太子柱。

太子柱还是摇摇头:

“准了又能如何?宫里都是他的人……”

秦傒一拍胸脯道:

“儿愿随父亲进宫,若大父王御准了,儿拿他。就他张禄瘦骨嶙峋半条命,儿一把就能掐死他。”

太子柱还是摇摇头:

“你想得好。他哪能叫我等父子几人一同进宫?”

秦傒“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抱拳道:

“父亲,哪怕是铤而走险,也得走这个险。若是再拖下去,叫他张禄把那宫中府中的死党都安排停当,如孩儿这般的忠信之臣皆罢逐,父亲再想怎么着就都晚了。先武王之祸,必在父亲身上再次上演。”

秦傒一提先武王,太子柱并华阳夫人皆森然。夫妻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转头看看长子秦傒,又回头看看家令丞隗林。太子柱叹息一声:

“唉!干不成啊。”

华阳夫人也道:

“是啊,这得群臣齐心才行。只夫君一人……”

秦傒又一拍胸脯道:

“儿去串联群臣。”

太子柱闻言大惊,拿手一指秦傒道:

“你少给我去惹事。”

正在这时,一个家仆进来禀报:

“禀主公,御史大夫求见。”

“什么事?”

“他不肯说,必欲亲见太子。”

太子柱挥挥手,想叫那家仆挡驾。

秦傒见状赶紧道:

“见见,父亲得见。必是好事。”

“什么好事?”

“儿昨日听说,御史大夫府拿获了一个要犯,没准是河东郡守王稽。”

“那就更不能招他了。”

“父亲不是说得群臣同心吗?御史大夫自己送上门来了,父亲见见何妨?父亲不愿冒险,问清楚了叫他去禀明大父王呀?”

太子柱还在犹豫,身后隗林悄声道:

“见见也无妨。

太子柱闻言,回头看看隗林,转回头来又想了想,这才道:

“那就见见吧。”

“仆遵命。”

家仆躬身一揖,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领着御史大夫进来。

“臣御史大夫,参见太子。”

“嗯,好,免礼。什么事?”

“回禀太子,本府拿获了河东郡守王稽。”

秦傒激动地一拍大腿道:

“如何,儿说得不错吧?”

太子柱看看秦傒,又转头看看御史大夫,想了想这才道:

“拿得好啊,怎么呢?”

“回禀太子,王稽弃地,依律当处斩。”

“哦?”

太子柱看看华阳夫人,转头对御史大夫道:

“御史大夫依律公断,怎么呢?”

“回禀太子,依律,杀郡守需吾王御准。可是下官遇求见吾王不得。相国有令,一切军政刑律事,皆送相国府代呈。”

“哦?那就送相国府,叫相国代为转呈啊?”

“回禀太子,王稽乃相国举荐。依律,王稽罪当死,相国应连坐。在下料,相国必释王稽,而责在下。启禀太子,功赏罪罚,国之恒准,民之榜样,不可颠倒。在下乞请太子,将此案直禀吾王,依律公断。惩恶扬善,维护纲纪。”

“哦?哎呀……”

秦傒一旁高兴地一拍大腿:

“太好了,应准应准,父亲一定要应准。”

太子柱当时变色,皱着眉头朝儿子怨怒道:

“应准什么呀?”

秦傒并未因此受挫,反而转头对御史大夫道:

“你先回去,回去听信。此事重大,太子跟儿臣等得商量一下。”

御史大夫闻言,真就伏地一拜道:

“在下遵命。在下告退,候太子召信。”

说完,爬起来就退了出去。

太子柱望着御史大夫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等了一会儿,这才拿手把案几上的一个空酒樽一把扒拉到地上,朝秦傒道:

“你那么能耐?听什么信?商量什么呀?你倒当起为父的家了。”

秦傒并不退缩:

“父亲,这不是天赐父亲的好机会吗?就照隗林说的,父亲去试试大父。若真如此,找个日子,父亲带着御史大夫求见大父王,叫他说去。”

“哪有这种事情?明知道王稽被拿获了,人能让你带着御史大夫见父王?”

“总得一试吧父亲?总不能坐以待毙吧?御史大夫为什么着急啊?他为什么来见父亲?马上那奸臣就得拿了他。到那时……父亲,想想先武王,待到那奸臣宫中府中都码放好了,再朝父亲下手时,什么都晚了!”

太子柱一拧身子,半背着秦傒,一甩衣袖道:

“你给我滚出去。”

华阳夫人伸手扯了一把太子柱的衣袖,轻唤一声:

“夫君,太子……”

秦傒见状,一步抢到太子柱脚下,“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当”地一声以头叩地,带着哭腔道:

“父亲,千钧一发,生死一线。孩儿求父亲,哪怕是铤而走险,也要走一回。”

家令丞隗林也走过来,悄没声息地跪倒在地,伏地一拜,也不言语。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二部《函谷决死》

      2

太子柱一家人磨叽了一晚上,最后决定先试一步。若第一步不成,一切作罢。

这天,太子柱找了个机会,进宫问安。

秦王稷萎靡在卧榻上,嘴里嘟囔着:

“上帝、爷公,爷公、上帝……”

张禄侍立一旁,身后还站着两个阉侍。

太子柱心里紧张,伏地一拜,直起身来,照着在家议定的方案,拱手一揖道道:

“启禀父王,公孙傒近日罢官离职,整日游手好闲,儿臣忧虑。乞请父王委他个苦差,将他发到上郡远地去戍边,也好替父王和国家出力。儿臣乞请父王恩准。”

秦王稷嘴里嘟囔着“上帝爷公”,闻言真就停了下来,嘟囔一声:

“不准。”

“儿臣遵旨。儿臣再禀父王,公孙子楚入质邯郸,遭赵国暴民追杀,妻、子惨死。儿臣打算给他续弦,女子选定灵台邑主之女,唤作灵姬,乞请父王恩准。”

“上帝爷公,爷公上帝,准了。”

太子柱闻言一惊,抬头看看秦王稷,还是似睡非睡。复又看看张禄,两个小眼珠虽是滴溜乱转,却好似并未察觉。他赶紧伏地叩首:

“儿臣遵旨,谢父王恩准。”

跟着,他又拿两件家事问了问,果然二言交替。虽是心里还是不踏实,不知再试几次会不会有变,可是不敢再试了,怕被张禄看出破绽,赶紧山呼万岁,退了出来。

 

太子柱回到家里,秦傒和华阳夫人早就在那里等着了,家令丞隗林心知事密,不敢使人,自己捧来酒食点心放在案几上,一旁侍立。

一干人都不说话,干坐在那里等着。

不一会儿,御史大夫来了。进门伏地一拜,直起身来也不言语,掏出一个锦匣,打开了取出两个简卷,呈给太子柱。一个是王稽的判决,另一个是张禄的罪状。

太子柱展开了匆匆扫一眼,赶紧卷起来交还给御史大夫。

秦傒走过去拍了拍御史大夫的肩膀道:

“成了。叫你回去等信,没诳你吧。”

“多谢公孙。”

“我跟父亲已经说好了……”

华阳夫人一旁低唤一声:

“子傒。”

秦傒会意,赶紧道:

“你听我父亲的,听太子吩咐。”

御史大夫闻言,伏地叩首:

“在下惟听太子驱遣。”

“啊,这样……”

太子柱想了想,转头对隗林道:

“你说与御史大夫。”

“仆遵命。”

隗林躬身一揖,然后转身对御史大夫道:

“下月初五,吾王七十大寿,摆宴咸阳宫,宗亲群臣皆往朝贺。太子贺寿奏事毕,回头以目视之,御史大夫便起而高声奏报王稽张禄罪状,乞请吾王恩准。”

“在下遵命。”

“御史大夫奏事须得简短,不然吾王耐不住。”

“在下遵命。”

“若罪臣拒捕,御史大夫当奋不顾身。公孙傒会助一臂之力。”

“在下遵命。多谢公孙。”

“此事甚密,甚险,还望御史大夫警之慎之。”

“在下遵命。”

隗林转身朝太子柱抱拳道:

“禀主公,不知仆有无错漏。”

太子柱想了想道:

“哎呀,本不该如此铤而走险,事若不成,我等必皆死矣。”

御史大夫抱拳施礼道:

“太子殿下勿虑。奸臣胡为,宗亲大臣无不切齿。太子为国家伸张正义,必得群臣拥护。”

太子柱摇摇头:

“话不是这么说。切齿也好,拥护也罢,总是那出头的人去搏命。父王寿诞,我等赤手空拳,他奸臣只要有一二郎中拔剑相助,你我死焉。”

御史大夫闻言一愣,竟没立时放豪言表忠心。

秦傒道:

“父亲不必担心,孩儿暗藏一柄利刃。”

“让人搜出来,岂不一切休矣。再说,殿下武士还不都听他的,你那一把小刀管什么用?

“怎么不管用?当年曹沫不就是一把小刀,劫持了齐桓公。”

太子柱突然一拍案几,朝秦傒呵斥道: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www.3066.com www.3066.com,澳门新萄京娱乐场,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