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66.com_澳门新萄京娱乐场_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18,312
  • 关注人气:1,2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6秦昭王五十二年杀范睢竟大快人心?

(2021-07-22 08:00:00)
www.3066.com标签:

文学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6章 废太子                        1

太子柱一看这架势,眼睛一闭:

“完了,受死吧。”

正在这时,突听一声怒吼:

“住手!”

太子柱睁眼一看,蒙骜已经一纵从座席上窜出来,两步奔到御史大夫跟前,只拿肩膀在一个中郎后背上一撞,便叫两个中郎撞在了一起,跟着纠缠踉跄,倒在地上。

“吾、吾王在上,尔、尔等郎中竟敢动、动刀兵!还、还不退下!”

一个中郎想往起爬。

蒙骜见状,弯腰捡起地上的佩剑,“呼呼”一舞道:

“大、大胆。吾王相国在上,御、御史大夫奏事。吾、吾王都说准了,尔等撒、撒什么野?”

两个中郎倒在地上,被蒙骜拿剑指着,抬眼看看张禄。张禄拿手一指,两个中郎又想往起爬,被蒙骜把手里的佩剑“呼呼”一舞,吓得赶紧又躺下了。

“蒙将军!御史大夫是乱臣造反,蒙将军赶紧替本相拿下!”

御史大夫也赶紧道:

“蒙将军,王稽弃地,张禄连坐当死,吾王已经御准,蒙将军!”

“吾王糊涂了,御史大夫尔是矫旨。蒙将军,快替本相把他拿下!”

蒙骜看看张禄,复又看看御史大夫,想想自己是将军,拿谁都不合律法。

他那里正进退两难,太子柱的十几个儿子没见过剑拔弩张的阵势,都吓得不敢动弹。子楚经过邯郸一难,胆壮。他抬头拿手一指张禄道:

“相国,你凭什么说我大父王糊涂啦?若真如你说的那样,也应该我爹太子监国呀,怎么你在那里发号施令啦?”

“公孙说得好!”御史大夫高声道:“你污吾王糊涂了,就是谤君,擅发王旨便是矫旨,罪加二等。来人啦!把罪臣张禄拿下!”

拉扯法吏的郎中一看蒙骜仗剑,相国跟御史大夫吵起来了,又有太子和王孙加入进来,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手一松劲,两个法吏挣脱纠缠,大踏步直奔章台下,伸手就要拿张禄。

“大胆!”

张禄大喝一声,从袖袋里掏出一卷黄帛,一抖展开。

“大胆下吏,还不退下!诸位宗亲大臣看清楚了,此乃吾王病笃前亲笔谕旨,授全权与本相秉政!”

说着话,拿手一指御史大夫:

“尔等还有什么可说的?蒙将军,太子殿下,诸位王孙!”

两位法吏一愣,停住了脚步。

御史大夫也眯着眼,看看黄帛上的文字,一挥衣袖道:

“吾王立嘱授权,当有宗亲大臣监嘱旁证,岂能尔一人密为可证?”

“哼哼哼哼,御史大夫,这半天这句话算你说对了。吾王立嘱授权本相秉政,公叔池在场,公叔可证。”

说着话,张禄把手中的黄帛朝三面抖一抖,完了拿眼睛看着公叔池。

公叔池见状,赶紧道:

“啊是是,相国所言不假,皆真。”

秦子楚突然觉得耳朵痒,拿根小手指杵进耳朵眼儿里掏一掏,嘟囔一句:

“不对吧,相国。我大父王真要立嘱授权叫你秉政,怎不叫我爹太子旁证呀?”

张禄闻言,心一横,拿手一指太子柱,狼吼一声:

“吾王要废太子——!”

宗亲大臣闻声一震。

太子柱也吓得一哆嗦,仰着头,张着嘴。

子楚一指张禄道:

“相国你瞎说,我大父王什么时候说要废太子?赶明儿你拿个王旨,说我大父王叫你继位,你就成秦王啦?”

“来人啦,拿吾王废太子王旨来!”

一个侍御史应一声,飞奔而去。

张禄一指子楚道:

“公孙子楚,本相救过你的命。各位王子王孙,大是大非面前,休要瞎掺和,当心招祸。”

“这怎么叫瞎掺和呢?叫你一说,我爹太子就没啦?”

正说话间,去拿王旨的侍御史已经飞奔回来,把个锦匣交给张禄。张禄打开,取出一卷黄帛,一抖展开,提着示与宗亲大臣,口中道:

“各位宗亲大臣,看清楚了,吾王亲笔谕旨。太子秦柱,不忠不孝。拒不赴赵为质,负太子职守。结党营私,负寡人信托。寡人谕旨,废太子,以惩其咎。”

子楚在身后推他爹一把道:

“爹,你上去问问大父王,不能由着他张禄瞎说呀。”

推了两把没推动,原来太子柱已经吓得瘫倒在座席上。

子楚又转身扯扯秦傒:

“大哥,你上去问问。”

秦傒摇摇头:

“不行,白问。大父王傻了,还不由着他说。大势已去,休要招祸。暂且忍耐,再做理会。”

“这都大祸临头了,还招什么祸?”

“要不你上去。”

“大哥应该你去。”

“没用。”

兄弟二人正在推诿,一直昏睡的秦王稷被一句“寡人”刺激,突然睁开眼睛,四下寻摸,口中道:

“寡人怎么啦?爷公上帝,谁是寡人?”

子楚也被这一激,真就扯着嗓子在人群中道:

“大父王,相国张禄说大父王糊涂了,又说大父王下旨废太子,是真是假?”

秦王稷闻声一愣,嘟囔道:

“相国张禄,什么是相国,谁是张禄?”

张禄闻言,回头一看,见秦王稷睁着眼睛,似乎少有的清醒。他担心秦王稷糊涂一句话,叫御史大夫等抓住了把柄,赶紧返身朝章台上了两级台阶,扑通一跪道:

“吾王,臣是张禄,吾王恩宠亲委的相国。是吾王叫臣暂代吾王秉政,好叫吾王龙体早日康复,百岁千岁,万岁万万岁。”

秦王稷闻言,眨了眨眼睛,拿手一指张禄道:

“胡说,你不是张禄。”

“臣是臣是,臣是张禄,吾王的忠臣。”

“你不是张禄,你是范睢。魏国的骗子,骗寡人你一百二十岁。骗子,欺君,斩,斩,立斩。”

张禄万没想到,事情竟如此急转直下。吓得手脚并用,几下爬上章台,伏在御案前叩首不止:

“吾王圣明,吾王明鉴,臣是张禄,吾王的信臣宠臣。臣不是骗子,臣早说与吾王了,一百二十岁乃坊间误传。吾王明鉴,吾王您老人家糊涂了,万勿被……”

御史大夫也万没想到,危局竟急转如此,他赶紧高声道:

“吾王圣明,臣遵旨。张禄欺君,又罪加一等。来人,把罪臣张禄拿下!”

诸中郎、郎中见状,再不敢拦阻。

两个法吏大踏步走到章台下,一把抓住张禄一条腿,用力一扯,将他拖下章台,跟着掐脖子掰胳膊拿定了。

“押入御史府大牢,候审待决!”

“末吏遵令!”

两个法吏架着张禄往外走。张禄忍不住杀猪般嚎叫:

“冤枉!本相冤枉!乱臣贼子!吾王明鉴!吾王傻了!御史大夫胡为!蒙将军!本相常替你掩饰,蒙将军为本相主持公道呀!王将军!公道何在呀!”

蒙骜一旁道:

“相、相国替末将掩饰什么啦?这、这等大是大非,有王旨有律法,你、你叫末将主持什么公道?”

秦王稷坐在章台上,看着下面撕扯,张禄杀猪般嚎叫,开心得直拍手:

“太好了,太好了,这般有趣,寡人开心。”

说着话,伸手下去抠出一团东西,手里揉一揉,扬手就朝张禄的背影打过去,嘴里道:

“乱臣贼子,叫尔吃寡人一拳。”

群臣见状,吓得惊呼一声,四下逃散。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二部《函谷决死》

2

秦王稷七十寿诞后,王系的御史大夫、郎中令,政系的奉常、司徒,军系的王龁、蒙骜,宗亲公叔池、太子柱,四方共同议定,鉴于秦王龙体不佳,为免操劳,由太子监国,邀太卜程畟旁证告天。

政权落定,四方未散,御史大夫呈上张禄一案判决。

“罪臣张禄,诳言仙人,诈寿百二,欺君篡政。不谋国家强盛,财货丰盈,一心只排斥异己,安插死党,把持朝政,擅权营私。前诬陷穰侯,致罢官远逐,客死荒野;今矫旨阴为,祸邯郸大溃,白起赐死,国家折威,人民枉死,百业凋敝,国库空虚。更有甚者,借吾王病笃,把持朝政,假传王旨,罢良官,废太子。连荐两员重臣,均叛国投敌,罪大恶极,恶不容恕。依律,罢官夺爵,枭首暴尸,藉其家。”

公叔池第一个愤怒道:

“罪有应得,大快人心也!草民贱人,竟至如此,车裂碎尸亦难平我心头之恨。王兄昏君啊!”

几个大臣都不说话,拿眼睛看着太子柱。

半天太子柱道:

“哎呀,张禄是父王的宠信之臣,就这么杀他,是不是该问问父王?免得世人说本太子擅权报复。”

御史大夫闻言,赶紧抱拳道:

“启禀太子,张禄罪大如此,证据确凿,无论哪国,皆罪该死。杀他是替天行道。”

公叔池道:

“哎呀贤侄,人家都要废你的太子了,你还这般婆婆妈妈。你父王傻了,你要去问,万一他来一句杀你,怎么办?”

看着太子柱还在那里犹豫,公叔池一拍案几道:

“行了,贤侄,我王兄这般模样,活不了几天了,众人叫你太子监国,你就监国秉政吧。你要再磨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www.3066.com www.3066.com,澳门新萄京娱乐场,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