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66.com_澳门新萄京娱乐场_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95,158
  • 关注人气:1,2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10秦始皇邯郸避难七年却招来谋杀凶手竟是

(2021-08-04 08:00:00)
www.3066.com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10章 刘煓

1

 

晴天霹雳只砸在一个人的头上,那就是秦子楚的夫人,怀着儿子的灵姬。

赵姬与正儿不是被人砍死在邯郸西门的城楼上了吗?怎么又活啦?而且还又多了个儿子?

自己就算生下儿子,也是行三啦,哪里还有做太子继位秦王的份儿!

以子楚对赵姬和正儿的思念,一旦全家团圆,自己还不立刻被打入冷宫,哪里还能有活路?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上天为何如此弄人啊!

一连几日,灵姬哭闹不止,歇斯底里:

“你不是说赵姬死在邯郸了吗?”

“你不是说你唯一的儿子正儿也死在邯郸了吗?”

“你不是说你亲眼所见,你悲痛欲绝吗?怎么现在又跑出个赵姬,又冒出个正儿,还又多了一个儿子?是人是鬼呀!”

秦子楚愁眉苦脸,无言以对。

这几天,他的脑子全乱了。

赵国这不刚刚跟秦国打了几年的大战,死伤惨重,血海深仇,怎么会突然就这般化干戈为玉帛了呢?

更何况,这仗是赵国打赢了,赵国正八面威风不可一世时,赵王怎么会突然朝秦国下礼,他图什么呀?会不会是一条奸计,要祸乱我秦国宫廷,以此引发争太子,他赵国好趁虚而入?亦或是要趁先昭王山崩,新王初立,这是要麻痹秦国,是要向秦国大举进攻?

想想都是事,细想想又都不着边际。

子楚一时真不知道是应该相信这事,还是不相信,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愁苦。面对灵姬使性发怒,一时也拿捏不定,是应该佯怒呵斥,还是应该愧疚安慰。

不管怎么说,赵姬没死,正儿还活着,这真是上天保佑。

多年来的负疚,多少年来的伤心思念,总算是一朝解脱了。心里按捺不住的,只有激动和欣慰,望眼欲穿。想着夫妻相见,一家团圆,没人的时候,子楚愁苦之余,有时候又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可是灵姬却气不过,恨不服。

她赵姬哪里能跟我灵姬比?我是黄花闺女,从一而终的处女,她赵姬原本是吕不韦的相好,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男人的烂货。我爹是秦国的贵族,他爹是敌国重臣,被灭门的死鬼,叛国内奸不是好人。

也不知这子楚中了什么魔了,七年了还是念念不忘,不死心。就这一条,就让灵姬恨得要咬人。

子楚也不愿意老是在灵姬面前,努力掩饰自己的心情,他就找了个由头躲了出去,说是去雍城,替父王准备登基大典。

灵姬哭闹了一阵,没有结果,一个人苦坐冷宫,撕了两件婢女给孩子做的小褂,砸了五个水碗,牙一咬心一横:

自己的事情必须自己想办法。

决不能让赵姬带着两个儿子回到咸阳,有她没我。叫她回来了,正宫长子给她了。就算天打五雷轰老大正儿死了,人家还有一个,还有什么活头!

这天,她就叫人把麃骑军百长刘煓找了来。

刘煓原是灵台邑主家的奴才,跟随邑主多年,忠心耿耿,灵姬嫁到咸阳时,刘煓作为贴身的奴仆侍卫,跟来咸阳。

子楚和灵姬住的公子府归麃骑军护卫,灵姬就让子楚给刘煓在麃骑军里谋了个百长的职位,一来由刘煓直接担任护卫,安全妥帖,二来出入办事也方便。

这刘煓对灵姬自然是十二分的忠心,也有十分的爱慕。只是地位悬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刘煓心里明白。因此,爱慕就转化成赴汤蹈火的效死。

灵姬人不大,却极其的聪明,对于这一点她早就本能地心知肚明。所以平时不拿刘煓当人,指使起来不问死活。

这会儿刘煓进屋跪地行礼:

“奴才叩见夫人。”

灵姬没有废话,支走奴婢后,直截了当对刘煓道:

“我要你去杀人你去不去?”

刘煓一愣,只一瞬间便立刻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刘煓万死不辞。”

“想知道杀什么人吗?”

“刘煓但听夫人吩咐。”

“想知道事情一旦败露,会怎样吗?”

“刘煓拼作一死,也绝不会连累夫人。”

看着刘煓如此斩钉截铁,灵姬心里很满意。

可是一想自己怎么这般命苦,仅仅就是想嫁个男人,得到个地位,就要冒此杀头灭门的风险,鼻子一酸,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刘煓低着头跪在地上,等着夫人吩咐何时何地,去杀何人,突听一声抽泣,偷偷抬眼一看,只见夫人在那里伤心落泪。刘煓心头一热,就把这眼泪当成夫人对自己赴死的不舍,越发地感动不已。

他重重地在地上叩了三个响头,抬起头来道:

“夫人,奴才多年深受邑主和夫人恩惠,此生无以报答。请夫人吩咐,奴才刘煓一定全力以赴,不负邑主与夫人的恩情。”

灵姬也知道这事不能耽搁,赶紧止住泪水,让刘煓近前来,悄声说道:

“有一队赵国的武士,会以太子礼护送一个女人两个男孩来咸阳。把这女人和两个男孩都杀了。”

“奴才明白。”

“不要让人知道是秦国人干的。”

“奴才明白。”

等了一会儿,见灵姬不说话,刘煓只好开言问道:

“敢问夫人,什么时间?”

“我不知道。”

“在哪儿?”

“我不知道。”

刘煓一愣,抬头看着灵姬,那意思是说,不知道时间地点,怎么干?

灵姬立刻读懂了刘煓的眼神,突然就崩溃地发作起来,尖厉着声音哭喊道: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爹呀,为什么老天这般对待我,为什么人人都欺负我,我不想活了——”

刘煓赶紧趴在地上叩首道:

“夫人息怒,夫人息怒,奴才明白,奴才定能找到在哪里,什么时候。夫人息怒,夫人放心,奴才刘煓绝不叫那个女人和她的两个儿子活着进咸阳。”

听着灵姬的哭声渐渐趋缓,刘煓复又叩首:

“夫人保重,奴才告辞。”

刘煓爬起来躬身抱拳,倒退着往外走。

“回来。”

“奴才在。”

灵姬擦了擦眼泪,起身翻出自己所有的私房钱,包一个小包交到刘煓手中。想想又唤奴婢拿来笔墨,掏出一块随身用的绢帛,在上面写了几个字,交给刘煓,叫他拿着去她父亲那里,再取十镒黄金做资费。

看看自己能做的也就这些了,余下的就看这奴才,再就是听天由命了,灵姬又忍不住抹了抹眼泪。

“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灵姬看了一眼刘煓,欲言又止:

“去吧。”

“谢夫人。奴才告退,奴才拜辞夫人。”

刘煓嘴里念叨着,看看灵姬再无多话,这才又爬起来,躬身退了出来。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二部《函谷决死》

2

回到麃骑军驻地营房,刘煓犯难了。

杀个人哪那么容易?不知道时间地点,不知道人长什么样,还有赵军护卫,人少了近不了身,人多了容易走漏风声。搞不好事未成,自己白白送死,没准还连累了夫人。

再深想,就算刺杀成功了,可是秦王震怒,追究起来,怎么脱罪?又万一刺杀失败自己被俘,灵姬夫人奴才的身份,自己一死事小,夫人如何洗脱干系?这可是杀头灭门大罪,没准她爹灵台邑主都要被牵连,如何得了?

刘煓想着去劝劝夫人,屋里转一圈没敢。

跟随灵台邑主做奴才多年,知道邑主千金的脾性。打小起就是说一不二,要星星不能给月亮。心里想着一件事,便只管瞪着眼睛直奔而去,该不该要,能不能得到,有什么危险,余皆不顾。不能劝,也劝不住。劝了只能是徒惹夫人生气,自己找骂。

“干!别无选择。”

刘煓以拳击掌,出门去找麃骑军校尉告假。编了个瞎话合情合理,说是公子夫人灵姬思念家乡的口味,叫他去灵台邑替夫人采买些土产。

麃骑军校尉知道子楚夫人怀上了龙种,此时害喜嘴馋,合乎常理,立刻准假。

刘煓离开咸阳,星夜兼程往灵台邑赶。

一路上他就琢磨,先不想后果,先只想怎么才能刺杀成功。

不知道时间地点,要想刺杀成功,最好是在咸阳附近动手。不管你从哪里来,最后九九归一,都要沿渭水西行。找个骊山脚下,狭窄僻静处守候动手,最是万无一失。

可转念一想,不行。

夫人吩咐了,不要让人知道是秦国人干的,这招就不能使了。

不能在秦国地界动手,那最好就是在韩、赵地界,这样才能叫人难辨凶手来路,才能不引发怀疑。

可是韩赵地界那么大,哪里才是目标必经之路呢?

赵国来咸阳通常会走两条路,一条走河内,在临晋关渡西河,一条走河外,在孟津渡南渡河水。不知道目标会走哪条路,只能是分头把口,隐蔽守候。

可是再一想,也不行。

分兵两路,万一自己这一路扑空了,叫另一路行刺得手,人杀在千里之外,就算你赶过去把人都拢齐了,都解决了,十多天过去了,难免不会走漏风声。又如果自己不在场,那队人看着赵军护卫众多,一时胆怯,把目标放过去了,自己岂不是死也无法赎罪了?

必须赌一路,还得赌中了不能失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www.3066.com www.3066.com,澳门新萄京娱乐场,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