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66.com_澳门新萄京娱乐场_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18,312
  • 关注人气:1,2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8秦始皇一生多次遇刺最早竟是九岁时

(2021-08-23 07:41:36)
www.3066.com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18章 金雾黄尘                       1

麃骑军百长刘煓一路往灵台邑奔驰,一路思索下手的地方。

他把那有限的信息拿出来在心里翻腾。既然是赵国的使臣,又是以太子礼护送,必然是有一定的仪仗。这般吹吹打打,旌旗招展,走河内出临晋关要翻越太行山和太岳山,不便。只能是走大路,走官道。如此一来,十有八九是走河外官道。走河外官道,又十有八九会在孟津渡南渡河水,他便赌在孟津渡下手。

一天一夜马不停蹄,第二天上午刘煓进了灵台邑。

禀过邑主之后,他就四下忙碌,一面大张旗鼓着人采买土产,一面悄悄地在郊野招募死士。

不几日,两厢事情都办妥了。

他在死士中选了个机灵能办事的,拿出钱财让他带着众人东行,过河水在魏国地界采买衣物和武器。两相约定,在河水南岸孟津渡西十里,找个乡邑客栈汇合。

安排妥当,刘煓便押着采买来的三辆土产车,大摇大摆离开灵台邑,朝咸阳方向缓缓东行。走出二百里地,避开了灵台邑主的视线,他将车队安排在一个小乡邑中,谎称自己要去会一个相好,令其他人在此等候,便骑马出城,甩开众人,向河水南岸飞奔而去。

不几日到达河水南岸的孟津渡附近,一帮死士也正好赶来。

众人在附近的一个小乡邑中饱餐一顿,又采买了些干粮,便沿着官道边上的丛林向孟津渡潜行。

到达孟津渡附近,刘煓选择了一个高坡作为蹲守的地点。众人便在树林中露营,晚上睡觉,白天蹲守,但等目标出现。

刘煓之所以选择孟津渡作为伏击的地点,也很是动了一番脑筋的。

目标通过的具体时间不详,如果选在一般道路上,只怕守候数日之后,一帮人倦怠了,即使发现目标不等采取行动,目标已经通过远去。设在渡口则避免了这样的问题。渡河需要时间,一旦发现有豪华使团渡河,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观察,确切之后再下手,万无一失。

一帮人在密林中守候的时候,有个死士问:

“柜主,这要杀的是什么人?”

刘煓道:

“嗨,谁知道。本主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有个老手问道:

“一个女人两个小儿,干吗要这么多人?这行贾的多大排场,能有多少护脚的?”

“不知道,本主做事就要万无一失,人多不是稳当吗。”

那老手阴阳怪气回一声:

“分钱的人不也多吗。”

刘煓赶紧道:

“无妨,本主是论功行赏,事成了,谁出力多,本主另有大赏。”

一切天衣无缝,但等目标出现,先箭射,后刀砍,万无一失。

可是,千算万算不如天算。

本来一切顺利,赵国的豪华使团果然走河外孟津渡,刘煓赌中了;

第五天,在死士们还没有完全倦怠之时,目标出现了;

使团渡河用了很长时间,刘煓带着众人隐蔽在官道旁的高坡丛林中,有足够的时间清点敌方人数,做好准备;

而且刘煓站在高坡上,也确实看清了,这个豪华使团中有一个女人两个孩子,他们在渡过河水后,一起上了一辆最豪华的车子,目标确定,而且又很集中便于下手;

当使团渡河完毕整队时,刘煓还有足够的时间部署进攻与策应的路线。

刘煓将自己进攻的力量分成三组。当车队驶近时,第一波进攻是放箭,尽可能地消灭赵国的卫士。然后,位于车队前方的十几个死士发起进攻,如果遇到抵抗,就奋力搏斗,以消灭和缠住护卫,并把护卫向车队前方吸引。这时候,中间一队八人发起第二波攻击,趁护卫被吸引之际,直奔豪车消灭目标。如果第二波仍不能得手,刘煓便带领剩下的三个死士,从车队的后方隐蔽接近,登上豪车,将目标一举屠灭。

一切安排停当,又等了一会儿,赵国的豪华使团才在鼓乐齐鸣之后,缓缓地驶近了。

豪车很醒目,其中一个目标就坐在车外,一箭就可以解决。刘煓一看,就临时调整了一下,让四位箭法精准的射手,第一波箭先把坐在车外的那个小儿解决掉。

有人嘟囔了一句:

“这么多护卫。”

刘煓赶紧道:

“都是花架子,不堪一击。”又一指那孩子道:“若是一箭解决了那小儿,车里的女人见儿子死了,必然出来救护。我等再一通乱箭,没准脸都不用露,转脸就没入山林了。”

众人一听这话,也都放心了,都张弓搭箭,瞄准目标,真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二部《函谷决死》

2

车队渐渐驶近了,终于进入了预定的伏击圈。

刘煓一声呼啸,死士们同时射出利箭,立刻,赵国的护卫人仰马翻。

可是刘煓定睛一看,射向那孩子的四支利箭,竟无一命中目标,都射在了豪车的车帮上。

“怎么回事?再发箭,别叫那小东西跑了。”

四个死士又赶紧张弓搭箭,嗖嗖嗖,一连射出十几箭。刘煓再看,竟又未射中。

他只好大喊一声:

“冲!冲上去杀!”

第一波攻击的死士冲了出去,双方开始混战。

刘煓定睛一看,坐在车上的那个小儿没跑,竟还在那里坐着,他便大喊:

“再放箭!把那小儿射杀!”

“嗖嗖嗖”,又是十几支剑射了出去。可是也不知是怕了还是慌了,乱箭如雨,竟还是没有命中目标。

眼看着赵军护卫人多,第一波进攻的死士渐渐不支。刘煓又发出呼啸,第二波死士又冲了下去,利用混战的空档,迅速向豪车逼近。

可是,毕竟赵军的护卫人多,并且都不是花架子。遭遇突袭后只一瞬间的混乱,立刻便清醒过来,很快就组成前后左右互相支撑的阵型,不仅阻挡了死士靠近车队,而且逐渐把死士逼退逼拢,似有合围聚歼之势。

刘煓一看不行了,心知必须使出最后一招,拼死一搏了。

于是他挥手带领身边的三位死士,悄悄潜出树丛,猫腰借着混乱和车仗的遮挡,快速向豪车逼近。

这时,那孩子发现了他们,奋力向众人呼喊,可是没人听见。

刘煓心中一阵狂喜,再有几步就够着豪车了,不觉低声骂道:

“小畜生,我看你往哪儿跑。”

说着话,猛窜几步,伸手一勾,只要抓着车帮,一使力往上一窜,就能附在车上,跟着手起剑下,车中一女二孩的性命便一命呜呼了。

可是就在刘煓伸手要抓那车帮之际,那豪车却像是被神力猛推了一把似的,向前猛一蹿,刘煓一把只差尺许,竟扑了空,不觉向前踉跄几步,好不容易才站稳脚跟。再要发力前扑够车时,那豪车却飞一样地冲了出去,跟着就势不可挡地碾倒死士,撞开护卫,一路绝尘,很快便消失在一团金雾黄尘之中。

“啊——!”

刘煓绝望地哀嚎。

他弯腰捡起地上的弓箭,“嗖嗖嗖”一连射出三支箭。望着箭矢没在黄尘中,他痛苦地知道,刺杀失败了,夫人交给的任务没有完成。

这时候,赵军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刘煓的死士在混战中大部被杀。无奈之下,刘煓发出一声呼啸,剩下的死士一哄而散,四下奔逃,都退进山林中。

赵军并未追赶,看看豪车远去,护送的贵宾没有死伤,赵军一面收拾伤卒,一面策马向西追赶,不一会儿便都远去了。

刘煓聚拢死士,只剩下七个人了,大多带伤。为了怕后有韩、赵军吏搜山追捕,刘煓强命活着的人起来,向密林深处逃奔。

快天黑时,众人实在是跑不动了,刘煓这才让众人停下休息,自己带上唯一没有受伤的人,说是去找点吃的。

二人穿过密林,折了个弯朝背山的地方走去。走着走着,刘煓故意落在后面,趁其不备,一剑便将前面的人刺倒。看看那死士在地上挣扎几下不动了,刘煓又返回原地,其他人有的熟睡,有的伤重爬不起来,刘煓一剑一命,都处理了干净。

看看再没有活口可以泄露天机了,刘煓便提着带血的佩剑,“扑通”一声向西跪倒,先是重重地在地上叩了三个响头:

“奴才刘煓,拜辞灵台邑主。”

跟着,他又叩了三个响头:

“奴才刘煓该死,辜负了夫人的信任,没有完成夫人的嘱托,刘煓以死谢罪!”

他支起身子,把佩剑上别人的血迹擦干净,跟着就一抖手腕,把锋利的剑刃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可是就在这时,他脑子一动,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来。

今日刺杀的人虽然不能确定是谁,但可以断定是秦国人,而且是秦国的贵族是灵姬的仇人。我要是就这么死了,追查起来,我是灵姬的奴才,我又请假外出,采买土产人证物证俱在,就我不在,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岂不把主子给害了吗?

不行,得活着回去,而且还得准备好一套说辞,跟御史周旋。即使说辞编不圆,也要死扛到底,最好是让他们把我打死了,这样便一了百了,方是周全。

这么想着,刘煓就又在死士身上仔细翻了翻,确定没有留下破绽。跟着又脱掉自己身上沾血的外衣,抬头辨了辨方向,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急匆匆向存马的山洼摸索而去。找到了坐骑不敢耽搁,翻身上马,借着月光,连夜朝来路飞奔而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www.3066.com www.3066.com,澳门新萄京娱乐场,澳门新萄京赌场网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